hhhso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龍王的傲嬌日常-第一百五十五章、《楓聲》!讀書-zrfct

龍王的傲嬌日常
小說推薦龍王的傲嬌日常
花如星,剑如雨。
香气冲天,人声鼎沸。
鱼闲棋疯了!
俞惊鸿疯了!
所有收到桃花的女生都疯了!
她们看过无数本狗粮小说,追过数不清的爱情电影,可是,在她们粉色的大脑里面所能够想象到和爱人做的最浪漫的事情……
也不及今天所经历的万分之一。
谁能够想到,在迎新晚会的最后一个节目,会遭遇这样的惊喜?会有这样的一场邂逅?
那个宽袍大袖长发披散俊美仿若谪仙人一般的男生,手持长剑,每一次挥舞,便将一朵桃花送到了在场一位女孩子的头顶发间。
剑势不绝,繁花似长锦。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意境,是她们想也不敢想盼也盼不到的啊。
会送花的人不会舞剑,会舞剑的人又缺少一张好看的脸……
三者齐备的,也只有舞台上面的敖夜了。
“敖夜!”
“敖夜!”
“敖夜!”
错上妖孽蛇王:军火狂后 原来
女孩子们疯狂的喊叫着敖夜的名字,声嘶力竭,整齐划一,仿佛要把这礼堂屋顶也给掀掉一般。
不然的话,她们根本就没办法发泄自己此时此刻心中的情绪。
喜悦、甜蜜、激动、亢奋……
那种恨不得把敖夜给抱在怀里揉进身体里面的野望。
傅玉人抓着鱼闲棋的胳膊,激动的喊道:“小鱼儿……小鱼儿…….敖夜太帅了,实在是太帅了…….这样的男生白睡我也乐意…….”
鱼闲棋原本笑呵呵的感受着现场的疯狂,听到傅玉人的话后,侧脸过来,眼神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
傅玉人眼色微红,这才意识到自己兴奋之下说错了话,赶紧补救着说道:“你知道的,我最喜欢帅哥了……这样的帅哥不睡白不睡。不过,你和敖夜睡了之后一定要告诉我……让我也跟着羡慕羡慕。”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鱼闲棋出声音解释。
“嘿,还撒谎。敖夜把第一朵桃花都送给你了……”
傅玉人看着鱼闲棋近在咫尺的俏脸,心里简直嫉妒的要发狂,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被这样一个优秀帅气的男生表白,那该是多么风光多么体面多么让人令人心生甜蜜的一件事情啊,她要是能够取代鱼闲棋的位置该有多好……
自己到底哪里比她差了?
“我不是说过嘛,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的。”傅玉人一脸笃定的说道。
鱼闲棋笑笑没有说话,却伸手抚摸向发间的桃花。
这是一朵真真正正的桃花!
镜海金秋十月,怎么会有桃花的?
「他为什么把第一朵桃花送给了自己?」
「自己的位置并不靠前,相反,还偏向左侧的角落……他是怎么样从人潮之中一下子把自己给找出来的?难道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
「如果他只送给自己一人桃花,定会被学校里面的这些吃瓜群众给乱嚼舌根……他是为了保护自己,所以才给在场每一个女生都送了一朵桃花?」
「没想到是个细心的男孩子呢…….」
——
姻差缘错
在鱼闲棋想入非非,脑补着各种故事的可能性的时候,傅玉人的视线再一次转移到了台上的敖夜身上。
“敖夜太帅了……以前只是觉得他长得好看,没想到还会舞剑…….”
显然,她已经沉溺在敖夜的颜值和才华之中难以自拔。
和其它许许多多的姑娘一样。
俞惊鸿是第二个收到桃花的。
一刹那间,她的心脏就被巨大的喜悦和甜蜜给环绕包裹,让她的身体颤栗,头皮发麻,大脑里面嗡嗡嗡的一片杂音……
等到神智清明,身体也能够动弹之后,她下意识的朝着左侧角落看了过去。
她刚才看到了,第一朵桃花飞向了那边……
她想看清楚,是什么女孩子得到了那第一朵桃花。
可惜,她没有敖夜那种「决胜千里」「洞见万物」的能力,抬眼看过去的时候,只见到人潮汹涌,入眼处的是一张又一张喜悦亢奋的脸……
夏天坐在她的左侧,这个酷酷的姑娘平时从来都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里,这一刻也不无羡慕的看向俞惊鸿,说道:“这算不算是得偿所愿?”
“什么?”俞惊鸿明知故问。
夏天瞥了她一眼,哼哼冷笑了两声,说道:“你喜欢敖夜的事情,不说整个物理学院都知道……至少所有大一女生都知道吧?现在收到了她的桃花,心情如何?”
俞惊鸿的心情如何?简直快要高兴到爆炸了好吧。
却还是指了指文莲的头顶,说道:“文莲也收到了…….”
“文莲收到的不算。”夏天说道。
文莲听到有些不乐意了,说道:“我收到的为什么不算?”
“……”
——
自己的个人表演结束之后,金伊就回到了艺人休息室。
正准备让化妆师帮忙卸妆的时候,听到了舞台那边传来山呼海啸的声响。
比她登台时的声浪还要更加热烈更加庞大一些。
金伊转身看向助理雪儿,问道:“怎么回事儿?”
“可能是最后一个节目吧?”雪儿愣愣的说道,看到金伊脸色变得难堪起来,赶紧说道:“我去看看…….”
不可能有人比金伊更受欢迎,也不可能有人的节目比金伊的歌舞更能够带动现场的气氛。
当金伊下台的时候,她就已经激动的宣告过「姐姐是舞台上面唯一的神」。
可是,这爆炸似的欢呼和掌声…….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雪儿跑了出去,又很快跑了回来,小声对金伊说道:“姐姐,是最后一个节目…..那两个学生好像挺受欢迎。”
“我倒是要去看看有多受欢迎。”金伊心中不忿,妆也不卸了,起身朝着舞台方向走过去。她成名多年,粉丝众多,难道还敌不过两个刚刚进入校园的大一新生?
我不服!
看到金伊来了,后台的工作人员赶紧起身让位。
金伊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我就是想来看看学弟学妹们的表演…….谢谢谢谢。”
金伊在学弟们送来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找了一个更好的角度欣赏舞台上面的表演。
不得不承认,舞台上面的那个小姑娘很好看,比自己还要好看一些。
那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没有遭受到任何化妆品的毒害,简直让人羡慕到想要流口水。
金伊不懂古典乐器,但是她懂得审美。
她不知道敖淼淼弹的是什么曲子,可是,她的心情也情不自禁的跟着音符放松下来,继而变得开心愉悦……
娱乐圈里事务繁杂,人心黑暗。金伊也不知道遭遇了多少的委屈和屈辱……
可是,在这一刻,她是舒心而自由的。
仿佛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春天的田野,她穿着那条漂亮的粉色裙子和村子里面的小伙伴们一起追蝴蝶捉蜻蜓玩着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突兀的,眼里寒光一闪,一个黑衣少年跃入了那美轮美奂的粉色画面…….
她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就连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这个男生…….好酷……”
——
和女生们的反应有些不一样,菜根的心情就有些沮丧了。
他看到达叔乐呵呵的看着台上的敖夜和敖淼淼,就像是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儿子女儿似的,出声问道:“敖夜以前学过剑舞?”
“他这不是剑舞,是舞剑。”达叔纠正说道。
“有什么区别?”菜根奇怪的问道。
“剑舞的核心是「舞」,而舞剑的核心是「剑」。你知道《鸿门宴》吧?”
“知道,这个谁不知道?我第一次去你们家的海边小楼,就跟刘邦去吃鸿门宴一样的紧张。”菜根笑嘻嘻的说道。他总是能够用嘻笑的语气讲出紧张万分的事实真相。
“你这孩子……”达叔笑呵呵的说道:“《鸿门宴》里面就有一个「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典故……项庄是懂剑击之术的高手,他舞剑是存了击杀沛公的目的……”
“敖夜是真正懂剑的人,今天打的这一套剑法就叫做《桃花剑》,是他闲着无聊的时候和淼淼一起创造的……”
庸才都是各种卖惨跳悬崖落洞窟想方设法的去获得别人留下来的武功秘笈绝世剑法,天才都是闲的无聊的时候自己创造一套剑法……
“而现在很多人将剑纳于舞蹈之中,以剑为载体,只会娱人娱已……所以,敖夜和他们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不懂剑的人看到了舞,懂剑的人才能够看到剑。”
菜根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我是第一次看到他出手舞剑,剑势如虹,剑气惊神……我也会舞刀,可惜,没有表演的机会……”
当然,菜根自己也承认,挥舞着几十把菜刀确实没有敖夜舞剑来得潇洒飘逸。
达叔看到菜根的情绪有些低落,问道:“你不高兴?”
菜根用下巴点了点舞台,说道:“遇到这样的对手,哪个男人能够高兴的起来?我和敖夜年纪差不多,打不过他也就算了,追女孩子的手法也没他厉害……”
“你看看,他这一手怕是捕获了现场所有女孩子的心吧?就算是那些没有机会到现场的,看了现场视频或者听说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会变成他的脑残粉。我要是个女的,肯定也被他给征服了…….长得帅气又有才华的男人谁不喜欢?”
“你喜欢的又不是敖夜,你担心这些做什么?”达叔劝慰说道。
菜根一听,也忍不住乐了起来,高兴的说道:“幸好我喜欢的是淼淼……”
“淼淼也很受欢迎啊。”达叔出声说道。
“……”
——-
陈裕之和廖仲意坐在观众席最前排,当敖淼淼手指拨动出第一声筝响的时候,廖仲意就侧身对旁边的陈裕之说道:“这个小姑娘不简单。”
陈裕之大笑出声,说道:“老廖,你这是爱屋及乌…….就听到一个声响,就觉得这小姑娘了不得了?”
廖仲意摇头,说道:“你不懂音律,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第一声是定场音,如山涧泉鸣,似环佩铃响。清洌、急骤、却又抓人眼球,让人情不自禁的把视线投放到她的身上,竖起耳朵听她的弹奏。这样的开场音还不够令人惊艳?没有个几十年功底可来不了这一手…….”
“老廖啊老廖,你这夸起人来也不嫌臊。你看看那小姑娘才几岁?还几十年功底…….她就算从娘胎里面就学古筝,也没有几十年吧?”
“敖夜的萧声又怎么说?”廖仲意看向陈裕之,出声说道。
“…….”陈裕之哑然。
他不懂萧,但是听过的人都说好。他也特意向艺术学院的老教授们请教过,老教授们都赞不绝口,说没几十年苦功夫吹不出这样的曲子,还建议他把敖夜聘请到艺术学院当「讲师」……
开什么玩笑?
聘请一个大一新生到艺术学院去当讲师?
就算自己答应,廖仲意怕是也不肯答应吧?谁敢毁了他喜欢的好苗子?
等到敖淼淼放开了心绪,那悦耳的音符仿若流水一般的流淌出来,廖仲意便不再说话,专心致志的欣赏起这首他以前从来都不曾听过的曲子。
“《蝶恋花》!”
“好一首《蝶恋花》!”
只觉得万事俱忘,烦绪全消。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呐……”廖仲意闭目倾听,手指头敲击着大腿,随着音乐有节奏的打着摆子。
当一袭黑衣的敖夜持剑跃出,他吓了一跳。自己心中的知音小友,怎的这般装扮?
待他看到敖夜展开剑势,腾挪起伏挥舞剑招后,心里又生出一种「他原就应该这般装扮」的感慨。
然后,便是敖夜挥剑送桃花,一朵两朵三朵…….
还珠语录
陈裕之有些紧张。
敖夜这样的作派,一看就是花丛老手啊。
可不要让原本对他极有好感的老廖同志心生厌恶,那样的话,自己这场晚会就办得实在太失败了……得不偿失。
所以,陈裕之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廖仲意的情绪。
廖仲意沉默不语,只是安静的观看着。
当现场的气氛到达整场晚会的最巅峰时,廖仲意鼓掌叫好,出声赞道:“少年当如是。”
索灵咒
“呼…….”
陈裕之松了口气。
“是啊,少年当如是……”陈裕之看着廖仲意,笑呵呵的说道:“咱们年轻的时候要是会这一手?得多受女同学欢迎啊?”
“是啊。咱们年轻那一会儿…..你只喜欢看书,没事发表几篇酸文到报刊杂志上面…..”
“现在嫌弃我写的是酸文?当年是谁把我写酸文赚来的稿费骗去买酒喝?”
“哈哈哈,那个时候就你能赚点儿买酒钱,我们都穷的叮当响……不打你的秋风打谁的?”
陈裕之看了台上的舞剑少年一眼,说道:“倒是可以打一次这个小子的秋风……”
“哦?”
“你还不知道吧?”
“又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奇事?”
“苏志敏的老父亲……苏文龙老爷子你知道吧?”
“知道。我很钦佩的书法家,现在书房上还挂着他写给我的「明心见性」…….他又和这小子有什么牵扯?”
“苏文龙老爷子拜他为师学习书法……”
卡片召喚使 藍雨落夢
“哦,苏文龙老爷子老年得此爱徒,喜事一桩,回头得祝贺一声。”廖仲意出声说道,心神还放在舞台表演上面。
“你听错了。”陈裕之苦笑不已,他头一回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也是一样的反应吗?他看着廖仲意认真说道:“是苏文龙老爷子拜了敖夜为师学习书法……”
“……”
——-
敖淼淼的心情不太好。
这是她和敖夜哥哥的舞台,这是她和敖夜哥哥惊艳全场的「官宣」和「告白」…….
也正是存了私心,所以她才答应接受叶娜的条件,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说服敖夜,要求他和自己一起来参加这场晚会。
气氛都到达了巅峰,意境也足够唯美,她为此还把桃花师姐给邀请来扮作「村姑」…….
结果呢?
敖夜哥哥把那满篮子的桃花都送给了在场的所有女生。
她把桃花都送给她们了,自己还有什么?
心里有了一些不满的情绪,筝声之中自然也就体现出现了。
她的筝声没有之前那么欢快了,脸上的笑容也不及刚刚出场时那般的甜美。
“敖夜哥哥……..”敖淼淼眼眶微红,很委屈。
敖夜眉头微皱,他陪伴在敖淼淼身边亿万年,她的一举一动一点儿小心思小情绪都难以逃脱他的法眼。
他手里的长剑挽起一道剑花,便见到老桃树上面一枝桃花应声而断。
敖夜的身体腾空而起,一把抄起那支即将掉落的桃花花枝。
他的身体盘旋,绕到了敖淼淼的身边,俩人眼神对视……
然后,他将那枝桃花花枝插在了敖淼淼的花梢之间。
良辰美景却无情 晓疯CC
敖淼淼黑发中间插了一枝桃花,更显得明眸皓齿,人比花娇。
“敖夜哥哥……..”敖淼淼眼眶微红,很感动。
看到这一幕,台下的学生们全都疯狂了。
“敖夜………”
“敖夜……..”
“敖淼淼,我爱你…….”
“天啊,我酸了,我想立即变成敖淼淼…….”
——
敖淼淼被敖夜亲手插花的动作给感动,弹出来的筝声音柔情似水,缠绵悱恻,把人的心都要融化了。
敖夜也围绕在敖淼淼身边,身姿翩翩,情意浓浓。
此情此景,像极了那首《枫声》。
青衣门、枫树林、两小无猜的我们
君舞剑、妾调琴、幸福如此安稳
哽咽的歌声、和着你清晨的吻痕
你怎么不和我说离分
书页里的枫叶枯干如我想你的眼神
日记里笔迹模糊却有清晰的身影
修冥武宗 徐美旺
你许下誓言让我再等一等
是今生是来生、能不能说的准
枫叶败了又开开了又红
那响在耳边的枫声、说她有点儿疼
冰凉的指尖、触摸自己的嘴唇
你说喜欢的那个人、仿佛丢了魂
枫叶败了又开开了又红
那吹到耳边的枫声、陪我走一程再一程、走完一生
重复的誓言腐蚀所有的青春
你说喜欢的那个人她还在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