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hcc超棒的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浙東匹夫-第216章 徵西將軍又來共襄盛舉了讀書-0oxai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看到手下主要资深谋士都支持“出褒斜道栈道稍微打打意思意思”这个立场,刘备内心的愤懑也再次消停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不甘心、却又不得不接受。
刚刚好看见你幸福的样子
他只是本着最后一线希望,继续向秦宓、程畿、郑度他们询问,但这些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最多只是稍微提了一点如何从褒斜道运粮的技术细节问题,也都被李素一一解答。
这场军事会议的调子就算定下来了。
“既如此,公明,你领汉中兵三千,随我出褒斜道奇袭,小战即退,不必恋战。”刘备拍板下令,竟是打算亲征来摆这个姿态。
这当然又遭到了李素和鲁肃、法正的一致反对。
鲁肃、法正完全是从纯军事角度考虑:“主公不可!此战既是佯攻,只求表示汉贼不两立的姿态即可。如此兵少粮寡,怎能亲涉险地?”
但这种说辞没有考虑政治牌,刘备明显还是没放弃。
最后还是李素兼顾了政治牌,劝道:“这样吧,若是主公真想亲征,我也不拦,但眼下董贼是否真的得逞,还是另有变数,一切都还未知,主公身为一方牧守,不可轻动。不如我与公明轻兵进取,顺便打探消息。
若是确认了董贼确实占据长安、郿坞空虚,再快马信使由栈道报信,主公也可先从南郑北上褒中,到褒中县以北的箕谷南谷口屯兵。如此,离北谷口武功水一带也不过一百五十里。如若得我回信,便可引兵接应,如此也算是主公亲征过了,更利于随机应变。”
李素这番话里显然是夹带了别的意图的,也就是“如果发现是王允的计策得手了,那就立刻通知刘备不用来了。”
只不过这些话按照真实想法说出来容易被切片研究,所以李素套了层皮。
鲁肃、法正觉得让刘备先屯兵栈道的南谷口待命,一来也确实摆出北伐的姿态了,宣传效果足够好,人家确实离开了南郑出兵了,只是部队走得慢嘛。二来只要李素不让刘备出谷,就不会有真的危险,于是他俩也附议。
刘备摸着胡子想了想,最后问道:“伯雅,你不谙阵战,如今带兵那么少,还是奔袭,可要小心!”
李素:“我虽不善战,一生唯谨慎,不会自捣险地的。”
刘备回忆起了李素这些年来的苟怂姿态,顿时很是放心。
紫風魔神
当天上午刚开完会,李素立刻派人快马去褒中县通知,让准备午饭和后续数日的干粮,然后就立刻带着徐晃、典韦和三千汉中本地新兵出发了。
另外说句题外话:自从去年冬季攻势时,李素为了帮关羽演戏走建宁郡的味县山道运粮,发明出了带刹车杆的独轮车后,这种山地运输车辆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扩散到了刘备军阵营各处。
因为独轮车的存在,北方军阀确实用不上,就是给蜀地和南中政权用的,所以哪怕技术扩散了也没多大为害,当然不用保密等级太高。
最多也就是未来荆南或者扬州的军阀打武陵蛮、山越蛮夷有点用,碍不了什么大事。
所以,汉中盆地这边的官府,从今年开始也组织军屯工匠们造了一些独轮车。李素行军到褒中县的时候,褒中县令已经把车和行粮都装好了。
而且还是选择了减少一个车斗,每辆独轮车只装一个装满了炒熟干粮的大麻袋,而且是横跨轮架装的,载重大约是260汉斤——而当初关羽在味县战役的时候,是在车轮两边的车斗上各放一口麻袋,载重量有400汉斤。
李素带上这些军粮,就能直接继续北上。如此一来,他也就省掉了专门区分搞“木牛/流马”的麻烦了。
謝謝妳,贈我空歡喜 今昭
稍微提一句:因为“木牛流马”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历史上众说纷纭,所以很多读者因为搞不明白,索性连正史的一切线索都弃用不信,但这其实就忽略掉了几个很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虽然正史对于木牛流马原理的记载不可信,但对于其用途、使用范围却是非常明确的:
诸葛亮最初几次北伐,走的是祁山大路,所以可以直接走大型牛车,根本就不用发明木牛流马,木牛流马的运力肯定也是不如牛车的。
是从走陈仓道进攻郝昭那次开始,因为改走了陈仓道,牛车开不过去,才发明了“木牛”,而当时根本还没有“流马”的影子。
而“流马”的使用,已经是诸葛亮最后一次北伐、走褒斜道出武功水、在郿县以西的五丈原屯兵,才临时发明的,为的就是“褒斜道的栈道承重能力、宽度连木牛都承受不了,所以只能临时设计一种比木牛尺寸更小、压力更小的运输器械”,这才有了流马。
所以诸葛亮的每一种工具,都是为一条具体的路量身定做的。你可以不信《三国志》对其机械原理的记叙,但不该连其使用环境、研发背景一起怀疑。
李素也正是因为有自己的甄别选择,相信了《三国志》对木牛流马研发背景需求的描写,所以他造独轮车的一开始,就想好了要便于车子“想装两麻袋就装两麻袋,想装一麻袋就装一麻袋,同时确保两种装法都能平衡”。
——————
如此一来,他相当于是站在个诸葛亮的肩膀上,用一种独轮车同时完成了木牛和流马的两种道路任务,不用再设计一遍缩水版以免压塌栈道了。
谁让李素有“通用化/模块化”的朴素理念呢。
具体在栈道运输的路上,李素也只交代了一点:让所有推独轮粮车的士兵,一定要扶着车辕把手的远端,让人和车保持尽量远的距离。同时前一辆车和后一辆车走的时候要留够安全间距,比如至少相隔两丈,严格得跟后世驾照理论考试似的。
这是最简单最朴素的“防止人和车站在同一块木板上,导致栈道木板承受的压力过大塌了”,自然也防止了“后车车轮跟前车的人对相邻木板施压”。
有这么严密的物理学设计,哪里还需要单独弄流马。
徐晃、典韦看了李素的栈道行军调度,走出没几十里,就连连赞叹:“都督真是无所不知,第一次在栈道上行车,居然也丝毫没有出险,栈道的木柱居然连嘎吱作响都没有。”
李素毫无骄矜之色的沉稳说道:“不要松懈——还不是我让你们把甲胄交给士兵背负、人也不许骑在马背上只能牵着,否则说不定马蹄子就把栈道踩得作响了。”
巫界祖魔 慕金田
典韦嗡声嗡气地哼了一声:“都督自己还不是骑马。”
李素:“我瘦啊!我的马也瘦啊!所以压力小啊。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再说,走到险要路段,我也是下来牵马的好不。”
至少在那些容易摔下山摔死的危险路段,李素从来都是下马步行的,哪怕驻个拐杖省点力,或者让小兵搭把肩膀帮他扛轻几十斤负重。文官嘛,没办法的,真步行两百里还不要了他的老命。
第一天走到天黑的时候,部队还没到可以休息过夜的山间乡村,只好打着火把继续赶路,强行军到临近午夜,总算在谷中找到一片开阔地,栈道也暂时结束了,看到了村落,军队就露宿了半夜。
步兵行军正常一天只能前进五十里,主要是得带粮草辎重。但李素这次出兵没让部队带铺盖和帐篷,因为正好夏天也不怕冷不怕露天睡,所以可以快点,加上粮食也少,即使算上栈道的行军速度减益,依然可以每天走七十多里。
不过即使是这样的速度,李素还是不太满意,毕竟他是按照“董卓已死”来做预案的,总想捞更多,所以抢时间很有必要。
当晚宿营,李素就吩咐:“今儿我观察了半天,后军辎重粮车队也掌握如何栈道行军了,不用咱亲自督导。公明,你留一个曲军侯督办粮队,按每日六十里行进,两天后到太白山中最后一处出谷前的落脚点驻扎即可。其余不带粮食的部队,把日行速度提升到一百里,两天后我们就要赶到郿县!”
徐晃很是惊讶:“这么急?就差这么一两天么?就算可以赶到,十足疲惫不利于作战啊。而且主公的精兵都在成都和南中训练,汉中这边的都是屯田兵,今年春耕的时候都在种地,夏天农闲了才稍作训练,这样的士卒更怕强行军对体力和士气的消耗。”
李素:“这是命令!我自有我的顾虑。我们只是佯攻做做姿态的,打不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尽快打探到真正、确凿的敌情!”
高冷总裁的独有宠物
血色紅玫瑰2
徐晃也就本着军事角度劝两句,见李素抬出“除了军事你都不懂”的姿态后,他立刻闭嘴了。
李军师李都督肯定是有别的政治考量吧。
“遵命!”徐晃干脆地接受了军令。
此后两天,只带了随身五天炒熟口粮和肉干的先头部队,大约两千人,就进一步加速。
願妳所願步履不停
六月初五晚上就抵达了出褒斜道前的最后一个落脚点太白山谷。
部队小睡了三个时辰,初六天刚蒙蒙亮就再次启程、午前就走出了褒斜道,沿着武功水抵达了五丈原。两天半水陆行军两百多里,堪称神速。
抵达五丈原后,部队也没闲着,一方面终于可以派出大规模的斥候探马撒出去侦查军情,另一方面所有人渡过武功水,沿着渭水向东直扑郿坞。
下午申时初刻时,李素距离郿坞还有十几里地的时候,撒出去的斥候终于抓了一些舌头和逃亡的官绅士卒,拷问到了重要情报、又返回到李素的军阵所在复命。
“禀都督,好消息啊!天大的好消息!原来董卓并未篡位,是王司徒设的计谋,把董贼骗去长安杀了!董卓应该是四天前死的,他的死讯前天傍晚就传到郿县这边的,今天应该都传遍了陈仓、安定了。董贼余孽不少都带着财物赶紧逃跑了!”
李素闻言,心里只是一块石头落了地,但他的表情必须装出极度惊喜、极度出乎意料的样子,假装晕头转向了好几秒后,才大吼道:“将士们!我们本就为讨伐篡汉国贼而来!既然天佑大汉国贼伏诛,咱也正好共襄盛举,杀几个余孽,全军跟我冲!杀光郿坞里的余孽!”
“杀进郿坞!诛尽余孽!”两千屯田兵瞬间士气暴涨,个个如狼似虎一改颓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