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hhn超棒的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733章 我能還手嗎?閲讀-9evdm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能确定吗?”琴酒问道。
“不能,”池非迟道,“所以我需要确认一下。”
有地方说不通,这段时间他没有跟浦生彩香接触,他不确定这样是否可以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也有可能,是浦生彩香为了让他放松警惕、脱离组织掌控而进行的伪装。
而且,就算浦生彩香真的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也要确认浦生彩香认定的‘加害者’,也就是浦生彩香依赖的对象到底是组织还是他。
“你怎么突然对她重视起来了?”琴酒将视线移回电脑上,关机,准备走人,“想好怎么安排了吗?”
“足够多的、能够帮忙确认情报和安全、又不会被警惕的人……”
接下来的两天,学生党上学,上班党上班,作案党作案。
……
婚谋不轨:台长,错情蚀骨 谦谟
黑椒炒三國 黑椒炒三國
【10月13日,晴……】
上原国中,三年A班教室里,浦生彩香坐在靠窗的座位,手中的笔悬在翻开的笔记本上虚画,没有留下任何字迹。
基地里的教官,姑且称之为教官吧,那个教她侦查的男人告诉她,邮件看完记得删除,另外,通话记录、简讯记录、相册最好保持干净,写日记更是一种只会暴露自己秘密、来获取一点心理安慰的愚蠢行为,要是暴露组织存在,后果自负。
她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后果自负’,那意味着会在无处可逃的圈子中被一群疯子追杀至死。
那天晚上在监控里看到的坂田玉枝,那种无路可退、垂死挣扎的处境,她闭上眼睛都能回想起整个过程来,那是比目睹有人死在自己面前更窒息的感觉。
好在从那晚之后,她就不用再跟那些疯子待在一起了,虽然看守的管理人员能面不改色地玩这种‘残酷游戏’,但好歹还有着理智,也不会伤害她。
狂妃有毒,妾居壹品
她住在3楼,整条走廊只有她那个房间在使用,她可以让人将饭菜送到房间,可以自由搭乘电梯去1楼以外的任何楼层,没人打扰她,没人欺负她,她甚至可以带上看守者去四处看看,她甚至去过5楼管理层、男罪犯居住的楼层,要是有人袭击、出声调侃她,都有看守者帮她挡下。
她只要每天去‘上课’,学好该学的东西。
要不要得意呢?她想她是得意过的,带着看守去女罪犯转上一圈,本来就是为了让那些曾经笑话过她的女人看看,谁才值得笑话谁。
但那一次去了,她反而觉得没意思。
帝君独宠:心机兽宠养成妃
很奇妙,一夜之间,她好像从那种危险世界中被剥离出来了,到现在虽然能记得当时的恐惧、不安,但觉得好像没那么严重。
她开始留意组织的事,听说看守的人只是外围成员,就连那个负责整个基地管理的男人也只是外围成员,那是一个强大而神秘的组织,她有时候在想,或许对于那种强大而神秘的存在,残酷才是正常的。
相比起那些罪犯的欺骗、粗鲁,看守那些人就像坚守在岗位上的员工,按时上下班、不说脏话、不欺辱里面的罪犯,好得太多了。
还有那个人……
拉克。
从那天晚上之后,她想起拉克的次数越来越多。
她说让拉克记得把项链还她,本来看过基地里的黑暗,是不报多少希望了,没想到拉克会把项链和日记本都还给她。
拉克让她离开那些人住,拉克让看守者保护她的安全。
那晚她逃跑时手心被绳子磨伤,拉克还让人给她送药,说过会让她来上学,也做到了。
拉克是个很好的人。
她开始反复想起那张眉眼深邃、神情平静冷淡的脸,无论是正脸,还是半隐在阴影中的侧脸;想起第一次见的时候,那个不急不忙带人进门的人影;想起那张钉入墙上的黑牌;想起他说话时不容置喙的镇定气势;想起之后一次见时,照亮他背后的显示屏,他在昏暗中有些模糊的脸……
她开始思念,每次结束课程就在反复回想着跟拉克接触的点点滴滴,很短,但她无论回忆多少遍都不觉得厌烦,只是偶尔有些焦灼,来源于‘想见却见不到’的焦灼。
她不再觉得恐惧不安,想起拉克嘶哑的声音,猜测是不是受过伤,也会担心、心疼。
有时候想到那晚拉克接近她时,她心跳漏了一拍的紧张感,也不觉得那是由于恐惧,应该是别的情绪。
这难道还不是喜欢吗?
在刚上国中的时候,她悄悄喜欢过班里的一个男孩,阳光大方,帅气又擅长运动,但现在,那个男孩的身影、给她的感觉已经完全被另一个人冲散了,变成路人一般无关紧要的人。
拉克就像一个魔咒,有着其他男性都没有的吸引力,她心底的思念和情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深厚,如同死死压抑汹涌岩浆的火山,有时候焦灼得让她想把理智全部燃烧殆尽。
这或许不是喜欢,而是她曾经不会随意认可的一种情感。
种豌豆,打僵尸
爱。
浦生彩香还不清楚自己是在不断进行危险的自我暗示,自己把自己往深坑里推,指间旋转着笔,盯着桌面走神,一遍遍想着,不断找出足够说服她的理由。
“浦生同学!”
踏青遙 玦妃原創
身旁传来呼喊。
浦生彩香回神,抬头看走到桌旁的女老师。
四十多岁的女老师笑着,语气温和地提醒,“上课不要走神哦!”
极道圣尊
“抱歉,老师。”浦生彩香起身,很有礼貌地鞠躬。
尽管这个女老师慈祥平和的神情,总让她想到那个欺骗她、想杀了她的坂田玉枝,尽管她曾经是最喜欢刁难老师的问题学生,但拉克说,让她好好和同学相处,想必也包括老师,而一个礼貌的人,很容易获取一些基础好感,或者……是厌恶。
上原国中是公立学校,由于她的继父是小学老师,她听过太多有关于学校优劣的事。
公立学校按片区招收学生,费用大多数由国家支付,有钱人会尽量选择学费高昂、但教资和设施较好的私立学校,或者考入考试严格的国立学校,剩下的就进入公立学校,按部就班完成义务教育,所以公立学校的教育和环境也参差不齐,好与坏跟地区有关。
如果周围片区的住户是一些家境比较好的人,学生背景相当,家长会加以约束,就很少出现霸凌现象。
如果周围片区有暴力社团、以前治安不好,或者居住者龙蛇混杂,学校里的环境就要复杂、混乱得多,相比起私立学校可以开除学生,公立学校在义务教育完成前不得开除学生,也导致有很多混日子的人待在学校里。
上原国中偏向后者,她在熊本的学校还算好,她也是问题学生,不可能被人欺负,但她从以前的暴走族朋友那里了解过类似学校的霸凌、排外,在昨天初次进教室时,她就已经感觉到了排外,在她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有两道不怎么友善的目光一直盯着她。
现在已经国中三年级,班级小团体都已经成形,她一个外来者融入的难度更大,而即将升学的情况,显然也不会给不对升学的人带来学习压力,她有预感,接下来的日子绝对不会风平浪静。
当然,这并不影响她做出一点改变——别给老师找麻烦,礼貌客气一点,争取其他人和老师好感的同时,也不会显得太幼稚。
是的,就是幼稚。
这段时间,她接触过平静处事的拉克,客气的看守者,也接触过那些浑身是刺的罪犯,在那些罪犯里都很少有人会像他们以前一样‘装酷’,突然发现以前嘴里骂骂咧咧的行为真的够低级的。
“下次注意就好,”女老师的语气更温和了一些,“请坐。”
“嗤……”靠走廊座位上,一个女生故意用浦生彩香能够听到的声音,低嗤了一声。
女老师转头看去,本来想说点什么,但张了张嘴,还是忍下了。
—————
浦生彩香也没表态,乖乖坐下。
她本身也有值得攻击的地方,昨天一早她到校长那里办理入学手续,隐隐听出一点内意,似乎是一个议员出面打过招呼,组织又给她在附近安排了住所,入学自然没问题,而且校长对她染成红色的短发完全无视。
到了昨天晚上放学前,她听到议论,才知道这个学校不约束染发,但要求女生留长发时不扎马尾,理由是露出后颈和额头会激发青春期男生的性冲动,如果是短发,又不能到肩,很不巧,她的发尾刚刚到肩。
要是有人想欺负她,她能够应付,不过还是要问问拉克的意思……
这是最后周末前的最后一堂课,在下午3点40分,女老师宣布下课、假期开始,还把浦生彩香叫到学校绿化区谈话。
“浦生同学,还适应学校生活吗?”
“谢谢老师关系,我觉得学校很好。”浦生彩香一副乖巧模样。
女老师觉得更舒心了,一开始看浦生彩香一头张扬的红发,还是上面打过招呼的关系户,本以为会是个刺头,没想到眼前的小女生性格这么好,“那就好,如果小泽她们欺负你,那就来告诉老师,没什么事的话就回去吧,假期愉快。”
“假期愉快,老师,那我先回去了。”浦生彩香朝女老师微微鞠躬,转身走向教学楼的同时,拿出手机低头发邮件。
【拉克,我是浦生,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要是有人欺负我,我能还手吗?】
“叮咚。”
邮件回复得很快:
【被欺负不还手,你是笨蛋吗?——Raki】
浦生彩香:“……”
林墓传奇
总觉得拉克的意思是:这么傻的问题还要问我,你是笨蛋吗?
不过能还手就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