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3xa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墨桑 愛下-第124章 戰分享-i1p45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
帅帐里的灯火,亮了一夜。
天刚蒙蒙亮,顾晞和文诚,文顺之,带着诸亲卫,出了营地,直奔几里外的骑兵大营。
李桑柔接着和米瞎子试箭,试了一上午,中午到营地,米瞎子和几个工匠商量着,叮叮咣咣的这儿修修,那儿改改,傍晚又试了一回,回来接着改,一直改到半夜。
顾晞等人也是半夜才回到营地。
锦绣田园农家小生活 梦铃微雨
隔天一早,李桑柔打着呵欠,刚掀起帘子,如意就迎上来,“大当家的,大帅请您过去一趟,有要紧的事。”
李桑柔一去就是一整天,米瞎子左等不回来,右等不回来,急的跳脚大骂。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米瞎子就将瞎杖横在李桑柔帐蓬门口,蹲在门口等着她了。
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拽着她去试箭,这箭试好了,他得赶紧走!
再不走,就真要陷在战场中了。
他最厌恶的,就是血腥到无法呼吸的战场。
好在,李桑柔吃了早饭,就跟着他去试箭了,这一天里,李桑柔哪儿也没去,也没人打扰她们,他指挥着李桑柔,试了一整天,改了一整天。
……………………
李桑柔一群人刚刚离开营地去试箭,建乐城方向,一大群人马,乌云压顶一般,直奔营地而来。
在营地前四五十步,纵马冲在最前的黑衣首领,高举着胳膊,示意众人下马休息,自己也下了马,将缰绳交给同伴,大步走向辕门。
文顺之已经得了禀报,急步出来,在辕门口,正好迎上黑衣首领,从黑衣首领看向辕门外那一群足有四五百人,每一个人身边都是四五匹马。
四五百人,两千多匹马,却安静无声的看着他,看着营地。
文顺之后背绷紧,心都提起来了。
这份肃杀气凛然,这些,都是精锐中有精锐,他带领的亲卫队,只怕不是对手。
“您是?”文顺之态度恭敬。
对方有让他恭敬的实力。
“在下云一,带领云梦卫,奉旨,到大帅帐下听令。”黑衣人握拳按在胸前,微微欠身。
文顺之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眼前,是云梦卫!
云梦卫在显宗手里创立,侍卫着显宗登上大宝,再到先皇手里,一直是帝国军中最精锐的那一群人,威名赫赫,神秘无比,怪不得有如此军容,如此威压。
“请稍候。”文顺之拱手欠身,后退一步,才急急转身,赶紧往帅帐禀报。
顾晞站在那幅巨大的地形图前,看着黑衣首领弯腰低头,进了帅帐,单膝跪地,“在下云一,奉皇上口谕,帅云梦卫五百人,到大帅帐下,听从号令。”
“起来。大哥和我说过云梦卫的事儿。”顾晞微笑抬手,“大哥登基之前,就常常说起云梦卫,说云梦卫精锐难得,却常年隐在阴暗之中,可惜了。”
黑衣首领欠了欠身,没说话。
“你叫什么?”顾晞打量着黑衣首领,微笑问道。
“回大帅,云一。”黑衣首领欠身答话。
“云一?这是你的本名?”顾晞微微蹙眉。
“不是,入云梦卫,都要忘却本名,没有过往。”
顾晞叹了口气,“那是以前。以后,不必如此。战场之上,要堂堂正正,有名有姓,你的本名叫什么?”
“乔安。”乔安喉咙微哽。
“把五百人的原姓原名,家在哪里,都记录上来,交给文先生。”顾晞指了指文诚,接着笑道:“以后,有了战功,是要披红挂彩,敲锣打鼓的送到家里的。”
“是。”乔安一声是后,哽咽泪下,跪倒在地,冲顾晞磕了个头。
“离大战也就一两天了,好好歇息,好好准备,这头一战,你们跟着我,一定要把咱们云梦卫的威名打出来。”
“是!”乔安重重应诺,退后一步,手抚胸前,躬身告退。
“皇上令人敬仰!”一直侍立在旁边的文诚愉快的拍了拍手。
“有了云梦卫这支利器,咱们可以有两支利箭了!”文诚往前一步,侧着身,看着大门走向辕门外的乔安,两眼亮闪。
“嗯,到时候,我带着云梦卫,致和带着亲卫队,这两支利箭,原来的阵型要再改改,你过来,咱们再看看!”顾晞愉快的走到沙盘前。
……………………
傍晚,建乐城。
庆宁殿内,顾瑾端坐在上首榻上,伍相等三位相公,周枢使,几位尚书坐在下首,潘定山抱着一厚摞册子,最后一个跑进来。
“臣……”潘定山冲进来,跪下就要解释。
顾瑾摆手道:“是朕让你先安排好了再过来,你也坐吧,听说你已经连着三夜没回去了?”
“是,睡都是好好睡的,皇上放心。回去的话,一来一回,路上太耽误功夫。谢皇上。”潘定山忙站起来。
看着潘定山坐下,顾瑾环顾众人道:“刚刚接到世子的信,他已经令扬州、润州诸部,往江宁城集中,渡江,夺取江都城。
并令淮阳军改道赶往江宁,和扬州、润州部会合,取下江都后,立刻由江都直取池州。
世子提请扬州部楚兴为东路军先锋,淮阳军黄彦明为东路军都指挥使。
应天军调转往西,迎击南梁襄阳军,颖昌军绕至襄阳军后,和应天军东西夹击。”
顾瑾话音刚落,周枢密响亮的抽了口凉气。
“世子这是……”一个疯字卡在周枢密牙缝里,出来一半,另一半,硬生生又咽了回去。
听皇上这语气,可不是不赞同,世子疯了这话,不宜。
聖武幹坤 逆蒼耳
“不是说,南梁轻骑倾巢而出?有变化?”伍相紧拧着眉头问道。
“南梁聚集在合肥的轻骑,八万有余,应该不过十万。”顾瑾看起来平和自若。
“那咱们只有五万!两万还是步卒,只有三万轻骑,三万!这!这差得太多!这……”周枢密想拍椅子扶手,手抬起拍下,却拍了个空。
他忘了,他们在皇上这儿,只有锦凳,可没有扶手椅。
“皇上您……”潘相眉头拧成一疙瘩,担忧的看着顾瑾。
“世子从不冒进,朕相信他。”顾瑾抬手止住潘相,“请诸位过来,是要议一议粮草辎重,世子策略调整,咱们这里,要立刻跟进。”
伍相和杜相、潘相、周枢密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伍相欠身道:“皇上,此事重大,臣以为,当慎重……”
“第一,将在外,当放手;第二,朕信得过世子。
还有,南北太平了二十来年,南梁轻骑极少经历战事,咱们的将士,却是一直在北边,和蛮人打仗。
打仗这事,没有万全之计。”顾瑾打断了伍相的话,微笑道。
“是。”伍相欠身应了声是,立刻进入正题。
众人议好,出来时,天已经黑透了,出了宫城,潘相靠近伍相,低低道:“唉,我这心里,七上八下。”
伍相明白他的意思,招手叫潘定山,“世子爷打算以少敌多这事儿,你怎么看?”
“世子爷脾气暴归暴,确实不是冒进之人。打仗的事儿,我真不懂。”在伍相和他爹面前,潘定山哪敢乱说话,再说他真不懂。
“我这个人胆子小。”潘相叹了口气。
“打仗这事儿,咱们都不懂,做好本份就是了,就算……那也没什么,胜败都是常事。
这一战,齐梁都准备了将近二十年,不是一战就能定下胜负的。”伍相微微提高声音,笑道。
“也是,唉,太平了二十多年,说打就打起来了。”潘相微微仰头,看着在夜色中随风摇晃的宫灯,有几丝恍惚。
从太平到纷乱战时,一眨眼。
“这一仗之后,就能一直太平下去了。
我一直想到江南看看。
我母亲在姑苏长大,小时候常听她说起姑苏城,春天里,细雨蒙蒙,最宜闲愁。秋天里,满城桂树,一阵风过,桂花如雨落下,处处都是桂花香气。
一直想去看看。”伍相岔开了话。
“我倒想去西湖看看,都说那里才是人间至景。”潘相露出微笑,说起了闲话。
“小七说,西湖上那条白堤,李大当家已经预定下了,到时候,她一定要打下来。
说是李大当家说了,等她做了白堤老大,就让那一带的女伎们春天比赛吃鱼,秋天比赛吃螃蟹。
说是说好了,请小七和十一去当评判。”潘定山跟着笑道。
“这可真是……真合适!”伍相哈哈笑着,拍着潘相的肩膀。
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潘相失笑叹气。
……………………
合肥城外的梁军大营中,两队兵卒握着长枪,一左一右,押着个七品文官打扮的青年男子,进了武怀义武大帅的帅帐。
武怀义端坐在大帐正中的长案后,两只手搭在长案上,紧绷着脸,冷冷看着被兵卒推进来的青年文官。
庶女惊华:一品毒医
长案两侧,十来位壮年将士手握腰刀,杀气腾腾的瞪着青年文官。
青年文官被推进来,离长案五六步,拱手欠身,“在下王章,我家大帅有一封信,遣在下呈给武帅。”
武怀义坐着没动,也没说话,侍立在旁边的亲卫上前一步,捏过信,退后几步,挑开漆封,将信倒出,展开,捧给武怀义。
王章微笑站立,看着亲卫拆信递信。
武怀义垂着眼皮,一目十行看过,抬手将信往前弹了弹,眯眼看向王章,“你家大帅让你送死来了。”
王章惊讶的挑起眉毛,“在下一直以为江南文风浓厚,乃礼仪学问之地,原来不是这样?”
“你倒是伶牙俐齿。”武怀义冷笑道。
“江南富庶,贩夫走卒之家,也能送子弟识字读书,在下一直听人这么说,向往之余,也确实疑心过于夸张了。”王章言笑自若,“好在,很快就能到江南,到时候,一定要好好看看是真是假。”
“只怕你看不成了。
你走这一趟之前,没想过有来无回么?你家大帅没告诉你吗?”武怀义打量着王章。
“人一生下来,走的就是有来无回的路。”王章笑着摊手道。
武怀义眉梢微挑,再打量了一遍王章,“你是进士出身?”
“是,庚申科。”王章欠身应是。
“难得。”武怀义脸上露出丝丝赞赏,“江南确实如你所言,富庶知礼,很快,你就能到江南看看。
不过,你到江南,要入仕,那就要再考一回了,和江南士子同场,只怕你要名落孙山了。
回去告诉你家大帅,十二日,我和他对阵沙场,一决胜负!”
“是。”王章欠身应是。
“送他出营。”武怀义吩咐道。
看着王章出了帐蓬,武怀义抬手屏退侍立两排的诸将。
几个心腹幕僚从后帐出来,武怀义点了点长案上的那封信。
几个幕僚传看过,看向武怀义。
“你们说说。”武怀义点了点那封信。
“北齐主帅,不知道是哪位。”站在最前的幕僚,拧眉道。
“必定是那位世子。”武怀义冷哼了一声,“咱们都见过,狂妄小儿。”
“这信,是指名道姓写给大帅的,这一句,说咱们十二日当人马齐备,该可一战。
他对咱们,知之甚详。”另一位幕僚拧眉道。
“咱们这会儿,站在北齐地面。他们在哨探谍报上,胜过咱们,这是应有之义,这没什么。
他们都知道,一清二楚,那又怎么样?他们来得及调集兵马吗?
这十二天,可不只是十二天的功夫。
从太子殿下,到你我,为了这十二天,整整准备了七个月。
他们,已经来不及了。”武怀义轻轻拍了拍长案,心情愉快。
“那这约战?”最前的幕僚看向沙盘,“照哨探看下来,他们不过三四万人,多半是步卒。”
带着空间闯大唐
后面的话,幕僚没说下去。北齐若是真对他们知之甚详,这约战,就有些怪异了。
“那位世子,兵书必定读过几部,这大约是学着什么虚虚实实。”武怀义冷哼了一声,“实力悬殊,虚实又怎么样?
传令下去,明天寅末启程。
我要教教他,什么叫虚虚实实。
他这四五万人,正好,一番屠戮,既是练兵,更是祭旗!”
……………………
傍晚,李桑柔和大常将米瞎子送到辕门外。
“你都二十多年没回去过了,必定物是人非,小心点儿,有什么不对,赶紧跑。”李桑柔将马缰绳递给米瞎子,交待道。
“还用得着你操心我?唉,没事儿,那个地方,别说二十年,一百年二百年,都一个样儿,行啦,我走了,我把马给你放递铺里,唉,打什么仗,真他娘的烦!”
米瞎子一脸烦恼,两只手扳着马鞍,一抬脚没够着马蹬,再一抬脚,还是没够着。
大常伸手抓在米瞎子衣服后面,将他提上马背。
“咳咳!你就不能轻点儿!”米瞎子被大常这一抓,衣领卡着喉咙,连咳了好几声。
“小心点儿,要是掉下来,你可就上不去了。”李桑柔在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胡扯!”米瞎子抖动缰绳,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桑柔站在辕门口,看着米瞎子和那匹马越走越远,看不见了,仰起头,看着已经圆了大半的月亮,片刻,转过身,一边往营地里走,一边和大常低低道:“明天就要打起来了,睡觉前把一切准备好,你查看一遍,好好睡一觉。”
“嗯。”大常低低嗯了一声。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营地里就紧张起来。
李桑柔已经收拾停当,还是平时打扮,只是由本白换成了一身黑衣。
白色沾了血肉,太显脏,黑色不容易看出来。
大常、黑马两人,和李桑柔一样,一身黑衣,简单利落。
黑马背着四五只箭袋,背后背着把长柄刀,大常拿着两张钢弩,扛着根长杆,长杆上卷着他家老大的大旗,背上背着他的狼牙棒,和李桑柔新挑的一把长柄狭刀。
两人一左一右,跟在李桑柔身后。
小陆子四个人,早半个时辰前,就牵着马出营了。
一队队的步卒扛着半人高的盾牌,举着长长的长枪,夹杂着弓手,一队队,走在最前。
李桑柔夹杂在顾晞的中军之中,看着眼前盾牌长枪的洪流,往前涌进。
哨探不停的从前方奔回,再冲出去。
南梁大军比他们晚了两刻钟,北上而来,他们都是精锐骑兵,比他们快多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