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isa都市小說 浮雲列車-第五百九十七章 頂替讀書-7l1zg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一路向南的过程中,最能打发时间的活动是观察天空。极黑之夜笼罩整个冰地领,但才一出四叶森林,阳光和云霞就开始露面。中午下了一场小雪,苍穹呈现瑰丽的深蓝色,星辰在白日也能看得清楚。
她本以为自己无法从美景中获得安慰,单纯的时光早已过去。然而脱离加瓦什阴郁天空笼罩的一瞬间,黑不见五指的夜空也显得可爱。我重生了,由生到死,由死到生。这是新生命,也是新生活吗?我能站在阳光下,朝每个走来的人打招呼,对广场的石膏雕像飞吻?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拉梅塔微笑着关上窗,同行的旅伴闻声抬头,因她的笑容皱眉。长长的队伍钻进原野,草地将他们淹没。距离最近的一座山丘像光滑皮肤上凸起的粉刺,赤色树林在寒风中摇摆。“快到黑城了。”
旅伴没说话。
“我们可以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她提醒,“直到矩梯开放。黑城是罗盘高地的主城,对外开放当地穿梭站。”小城镇则不同,领主们牢牢把控着矩梯,不会允许来路不明的旅人使用。他们没做错。拜恩的唯一通道就是矩梯,国王陛下用它打造了牢不可破的壁障,使倒影之城千年来从未陷落。黑骑士不可能做到同样的事,于是结社开始寻求新的道路……但加瓦什?
没有比离开它更令人愉快的事,拉梅塔可以向任何人保证。生命之光在死亡的居所得不到绽放。当晚她还凄惨无助的在床上挣扎,回到拜恩后,伊薇格特立即接上她的骨头,治愈血肉伤口,不消半小时,她就能下地行走了。
“我想,现在出发没问题。”全身上下,只有神秘的创伤难以复原。拉梅塔更想到先前的灰翅鸟岛去,灵魂之油的效果远胜任何魔法。可惜“第二真理”摧毁了它,连带着痛苦秘仪一起,在以太之渊中灰飞烟灭。即便在假设中,几乎也不可能有防御抵挡住那玩意。她没想到学派如此果断,更没想到自己会有需要再回去的时候。
她的主治医师看也没看她。拉梅塔绕着茶几走了一圈,站在散发暖意的壁炉前。房间里一直持续的是某人熟睡的鼾声。打扰别人休息很不礼貌,但她实在想找人说话。“我能吃点东西吗?”
“不行。你的内脏还没长好。”
“药汤也可以。”在尸骨中庭她提过类似的要求,两只骷髅送来了跟它们的脑袋一样蕴含丰富钙质的冷汤。“我能去阳台吗?”
“你想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知道这是拜恩。“按理来说,黑骑士不会允许我出现在城里。”拜恩成功阻止了绝大部分的窥探,但仍能有夜莺混进结社的心脏。这些人要么是没脑子的白痴,要么是无耻的叛徒。拉梅塔的重现将把国王离开的消息传递到他们的主人耳中,随后,失去庇护的拜恩会有灭顶之灾。上次黑骑士用矩梯送走了她,但那根本不容易。“莫非这地方有什么不同?”
拉梅塔早就把室内的每一个细节记在心里。旧地毯和毛衣桌,经典款式的阁楼圆窗,床头摆着香薰跟长明灯。先前她平躺的床比感觉中大了一倍,角落堆满枕头和毛皮,下面蜷缩着一个熟睡的女孩,拉梅塔当时伸长手臂,竟然也没碰到她。“这孩子真惹人爱。”水银领主发自内心的说。
女孩的蓬松红发十分眼熟,脸埋进阴影里。鼾声正属于她,有节奏的呼吸反倒令拉梅塔感到平静。摆脱焦虑和负罪感,摆脱死亡和偏头痛,多难得的时刻。只要这时候别告诉我她是黑骑士的女儿就行。
“这就是一间屋子。”医师回答,“一点绿色都没有,空气也不好。你可以到阳台去,我给你脸上黏了点东西,没人能认出你。”
毒女不嚣张 爱上雨季
“所以我本可以戴帽子?”
“重点在于,你得被其他人认成另一个女孩。”
嗜血王爷冷情妃 玖兰筱菡
女孩。她早不是女孩了。“谁?”
“这孩子的姐妹。”
“她真正的姐妹上哪儿去了?噢,我不该知道,对不对?”她也不是水银领主了。拉梅塔。帕琪尼斯。一个丢掉了自己领地的罪人。“随口一问而已。”
“问我我也不知道。”医师说,“不死者领主将你安置在这儿,而我无权对拜恩指手画脚。”
的确是这样。但拉梅塔能猜到这里的意义。黑骑士不会将我随便放在某个结社成员手上,此间主人应该是他的亲信。就算不如加瓦什绝对可靠,也不会差到哪儿去。他确信我在这里没有任何朋友,连路过的鸟儿都不会多瞧一眼。我找不到线索……除了房间主人的姐妹。她仔细打量熟睡的女孩,发现对方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趋势。拉梅塔躺了一天一夜,难道这孩子也睡了一天一夜?
医师没回答她,并表示自己不会回答任何不知道的事情。拉梅塔的问题不在身体健康的范畴内,因此她会等到她因抑郁或焦虑而伤害自己的时候,再根据状况开新药方。
拉梅塔没能挨到那时候。黑骑士如一个幽灵般钻进房间,带走绝大部分的光线。他无疑将矩梯开在了房门外,好像这样能证明他刚刚正常的走上了楼梯似的。
“领主大人。”她先开口,“某个不知名字、重伤未愈的人十分有幸见你一面。我要出发了吗?”
亡灵骑士的目光扫过来,她没长好的内脏就隐约作痛。“太早了。”
“恐怕很早,太阳落山了。”
他没反应,挥手扫开桌子上的毛线球。“加瓦什没有回到轨道,闪烁之池已经接近了诺克斯。你打算和太阳一同出发?”
“有没有可能,其实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秩序变动会影响长距离的矩梯魔法。”伊薇格特说,“我不想离森林太远,也不想距人类太近。”
问鼎 隐士记忆
难怪你不想靠近我。“个人习惯总得尊重,但我说的可不做数。”拉梅塔坐在床边,摆出柔弱的姿态。“为什么不干脆拒绝呢?”虽说伊薇格特如果不答应,似乎我会更倒霉。“或者更早一些,在秩序变动之前?”
“因为我说的也不做数。国王下达命令,我唯有服从。”
拉梅塔不禁瞧了一眼黑骑士。他仍没告诉她王宫里的秘密,她也一无所知。这么说来,夜莺还没能判断国王的下落,神秘领域出于各种理由,也没有发起猎魔运动。我的过错还来得及挽回……
“服从是好事。”黑骑士阴沉的嗓音打断她的思考,“你应该了解这点,拉梅塔。”
“一点儿没错。我要怎么做?当那孩子的好姐妹?”样子无需担心,身高体重怎么办?虽然在寂静学派隐藏比这更困难,但当时她可不是伤势未愈、手无寸铁。“有人告诉我她的习惯和行事么?”
“首先你得学会拿膝盖走路。”
“很好,她比我矮。”
“你的年龄看起来足以当那女孩的妈。”
拉梅塔逼自己微笑:“质疑另一位领主大人的手艺,黑骑士?我看起来多半是应该有的模样。”
“在大多数人眼里是。”伊薇格特解释,“人们的所见所闻并不相同。”但她没忽略亡灵骑士语气中的嘲弄。“能够决定真假的细节已完善到了极致,她的神秘度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正符合角色应有的水平。至于其他方面……血亲间的联系很难欺骗,我无能为力。”
“用不着。在你们离开后,露丝也不会醒。”
闪烁之池回归后,秩序将迎来暂时的稳定。整个过程需要几天时间。一个凡人女孩睡这么久八成再也醒不过来了,拜恩的凡人与外界不同,但也不可能太夸张。拉梅塔知道露丝已两天没有睁开过眼睛。难怪没人告诉我角色的详细信息,看来是不需要。“她陷入了梦魇?”尽管火种微弱,拉梅塔仍保有神秘的知觉,而这女孩让她感到熟悉。
异界之骨灰玩家
“不。别管她。”黑骑士无意为任何人解惑,“没人会来拜访你们。顶替只是以防万一,拉梅塔,你知道拜恩现在没有你的位置。”
“那为了尊重这处来之不易的落脚地,你干嘛不换身不显眼的盔甲?”
“我经常来这里。”
“看得出来。那孩子和你有关系?”
黑骑士不太高兴回答这个问题,于是他告诉了她真相。“露丝是希塔里安的姐妹。你顶替的就是希塔里安。”
他早该这么说,拉梅塔立刻明白了过来。希塔里安恐怕另有去向,可既然黑骑士先前常来这里,就不能任由她的家空置。水银领主在骑士海湾挑起战争时,真理派的魔咒大师帕琪尼斯还会经常旁听“第二真理”大人的授课。虽然很多魔法都能达到同样效果,但也没必要给人怀疑的理由。要是没有黑骑士插手,拉梅塔个人很乐意帮忙。
“这不算回答。”黑骑士还是没坦白林戈特姐妹的异常之处。诚然,那女孩的魔法很有价值,但死人用不上精神安慰。
美人煞:拒嫁妖孽王爺 百裏砂
“感谢提醒,我也不用非得回答你。”他扭过头盔,“伊薇格特,你认为国王的指令和希瑟神谕哪个重要?”
伪装死亡的复仇女王 凌丶zero
“你也用不着提醒我。但我不能带着她。”伊薇格特却说。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