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笔趣-1076、人生大路多崎嶇,鄭拓以身化天碑讀書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继续凝聚至尊天锁,这对郑拓来说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因为在这之前,他的肉身已经与七色天纹融合。
二者已经不分彼此,完美融合在一起。
他若继续凝聚至尊天锁,那么那七色天纹就会向他的神魂体涌来,与他的神魂体进行完美融合。
这种融合对他来说是未知的。
对于一向性格谨慎的他来说,这种未知,显然是他无法接受。
但就如他所言。
人生在世,就算你时时刻刻保持小心谨慎,也还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此时此刻,他就是身不由己,只能在度出手,凝聚至尊天锁。
因为他如果不继续凝聚至尊天锁,地狱之门背后那恐怖的存在,恐怕就会在度打开地狱之门,降临修仙界。
到时候,不说修仙界生灵涂炭。
这轮回之海,必然会成为地狱生灵的根据地。
对于轮回之海,他有大计划,如果可以,他想自己掌控轮回之海。
因为他有轮回鼎,他有疑似轮回之心的水晶瓶。
如果自己能够掌控整个轮回之海,那这轮回之海中的所有生灵。
包括正在与地狱八神对决的六位传说强者,都将是自己的后手,是自己的底蕴。
所以说。
各种原因加持在一起,郑拓决定殊死一搏。
就算这道身被废掉,他也在所不惜。
郑拓给自己定下了目标。
有了目标,便是有了方向感。
郑拓全力促动天碑古法。
嗡!
至尊天碑之上,开始凝聚至尊天锁。
散发着七种光芒的至尊天锁很快成型,郑拓没有任何犹豫,催动至尊天锁,印在地狱之门上。
嗡!
镇压的力量出现,试图抵挡地狱之门背后,那恐怖存在的冲击。
但这地狱之门的背后,很有可能是半仙存在在攻打。
若非半仙,郑拓很难相信,对方会有如此实力,能透过地狱之门将自己的至尊天锁震碎。
轰……
嘎嘣……
两道声音前后出现。
郑拓刚刚凝聚出一道至尊天锁镇压,那原本的六道至尊天锁便被震碎一块。
“快快快……无面弟弟,再来一次!”
金蟾满脸通红,叫嚷着郑拓再来一次。
郑拓对此表示无语。
你以为这是什么,说来一次就来一次的,我不要酝酿的吗?
郑拓对此表示摇头,但动作并未停止。
催动天碑古法,继续凝聚至尊天锁。
如此这般,双方展开了镇压争夺战。
郑拓凝聚至尊天锁,镇压地狱之门。
而地狱之门的另一面,有强大生灵不断出手攻打地狱之门,将地狱之门上的至尊天锁破坏。
双方你来我往。
明明没有神通大术的对决,甚至双方都没有见面,但这激烈程度,让人不敢轻易放松。
郑拓感觉自己已经达到了巅峰。
从刚开始凝聚一道至尊天锁都费劲,到如今凝聚一道至尊天锁,仅仅需要几个呼吸就能完成。
这种修行上的进步,郑拓相信,与自己的肉身跟七色天纹融合有关。
此刻他的肉身就是七色天纹,七色天纹就是他的肉身。
二者已经不分彼此,所以这导致他凝聚至尊天锁的速度,比之前快了数倍不止。
同时。
郑拓也相信,自己能够如此迅速凝聚至尊天锁的原因,还有就是自己的神魂体,已经开始与七色天纹融合。
神魂体与七色天纹的融合,让郑拓十分小心,不敢有分毫大意。
不过他显然是多虑了。
这七色天纹与他的神魂体融合,并未有任何危险出现。
且在融合的过程中,他感觉自己的神魂体在不断提升中,不断变得强大中。
这种感觉很不错。
在这种感觉不错的情况下,他凝聚至尊天锁的速度越加流畅,越级迅速。
有这种支持存在,他才能与地狱之门后面那位恐怖存在呈现出僵持之势。
你震碎我一块至尊天锁,我就能凝聚出一块至尊天锁补上。
想要在打开地狱之门,暂时你就不要想了。
双方展开拉锯战。
而这种拉锯战,显然是不会持久的。
不知道地狱之门背后是什么情况,可郑拓这一面,情况并不容乐观。
悬浮在地狱之门上空的至尊天碑无恙,仍然能够成为凝聚至尊天锁的平台。
郑拓此刻已经完全放开自我,肉身与神魂体,都在与七色天纹融合,这让他并不会在出现肉身难以坚持的问题。
最后,问题出现在小须弥山上。
在郑拓这般不断疯狂的消耗下,小须弥山那原本无穷无尽,仿佛永远也用不完的轮回之力,竟然看到了尽头。
这是郑拓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还以为率先拉胯的会是地狱之名背后的存在。
没想到,率先拉胯的,竟然是小须弥山。
“问题有些严重!”
长生说的问题严重,那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
依照这个速度下去,小须弥山的力量,恐怕只能在支撑半炷香,半炷香后,小须弥山的力量,将无法在支撑郑拓继续凝聚至尊天锁。
长生将此事告诉了郑拓。
郑拓听闻此话,神情显得格外凝重。
小须弥山的力量不够,他的确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这里毕竟是轮回之海,这小须弥山高低也是轮回之海的大管家。
在自己家里,力量竟然不够,这上哪说理去。
但事实就是如此。
小须弥山的力量不够充足,这与长生的实力也有关系。
长生如今的实力只有小王境,小王境的长生,能够动用的小须弥山力量,也就仅此而已。
本来这力量是很充裕的。
但郑拓实在用的太多。
至尊天碑,至尊天锁,这种手段,凝聚一次要耗费的力量数不胜数。
就算是郑拓本体,想要凝聚这至尊天碑或至尊天锁,估计也只能凝聚一次来使用。
但此刻郑拓。
简直将这两种顶级大神通,用成了小火球术。
随随便便使用,跟不要钱一样。
这种级别力量的消耗,也亏得是有小须弥山这种级别的力量储存。
换成其他,怕是分分钟被抽干。
如今。
就是小须弥山这种体量的储存器,都已经无法满足当前消耗。
难道。
这地狱之门真的要在度打开不成!
郑拓心中想着,思考其中办法。
说真的。
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
他已经将自己榨干到极限。
至尊天碑,至尊天锁。
这种级别的手段这般使用,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
为此。
他的肉身与神魂体,皆被七色天纹所同化,成为七色天纹你的一部分。
这种事他还不知道是好是坏。
如今。
他肉身与神魂体被同化这种事,似乎是好是坏都已不在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继续封印地狱之门。
“长生,可有什么办法,在弄来一些力量使用。”
郑拓询问。
只要有轮回之力,至尊天碑没有问题,他也没有问题,继续封印地狱之门也没有问题。
待得明老宣老的战斗结束,相信这群老古董应该有其他办法才是。
面对郑拓的提问,长生陷入思考之中。
“长生,这里是轮回之海,灵山是轮回之海的大管家,你是灵山之主,肯定有什么办法弄来力量吧。”
郑拓这般说道。
长生好歹也是灵山之主,这里是你的地盘,点给力啊兄弟。
“无面兄莫要着急,方法我是有的。”
长生这般说道。
他是灵山之主,灵山是轮回之海的大管家,他岂能没有办法。
只是。
“无面兄,小须弥山的力量被如此消耗我的确有些吃惊,不过,我所担心的并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如今难道还有比没有力量更要紧之事。”
郑拓不解:“没有力量我就无法凝聚至尊天锁,没有至尊天锁,这地狱之门怕是分分钟被打开,你我都不知道这地狱之门的背后是什么样的存在,根据那地狱八神所言,这攻打地狱之门的家伙是他们的主人,也就是半仙存在。”
说道这里,郑拓也显得格外严肃。
“半仙存在,那不是你我能够对抗的存在,其若闯过地狱之门,降临轮回之海,到时候整个轮回之海恐怕都要遭殃,成为地狱界生灵的大本营,而你灵山,你轮回之海万千生灵,绝对是第一个被灭的存在。”
郑拓显得有几分焦急,因为全场之中,没有人知道他所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
就是长生也不知道自己所面对的存在有多麽恐怖的力量。
这种力量他无时无刻不感受的真切。
甚至。
他已经游走在随时可能崩溃的边缘。
不要看那轮回之门上还有几道至尊天锁。
好像这至尊天锁能够勉强支撑几次攻击。
实际上。
如果他此刻停止凝聚至尊天锁,这地狱之门分分钟被踹开。
目前这种紧急状况,只有他一个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他不着急才怪。
“无面兄,我所担心的问题也与此有关,你的力量是有极限的,如今已经达到极限,而对方的力量,似乎还没有达到极限,像是刚刚睡醒,我想说的是,可能多少力量都无用,这地狱之门肯定会被打开。”
郑拓的力量已经达到极限,而这种极限的力量,或许根本不如人家刚刚睡醒的力量。
待得对方完全清醒,就算拥有在多力量,恐怕也难以支撑下去。
到时候,平衡会被瞬间打破,地狱之门将会在度大开。
长生所言,郑拓也有想过。
可他也没有办法,自己已经达到极限,根本没有其他方法。
“无面兄,所有的希望,仍旧在你的身上。”
长生这货倒是会踢皮球。
“天碑古法,作为能够封印地狱之门的手段,我想,应该还有一种方法才对。”
长生终于透漏出自己言语中的核心。
这小子学怀,竟然开始拐弯抹角的与自己说话。
“长生,有话就说,拐弯抹角,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郑拓不解长生言语中的意思。
这个家伙,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还跟自己搞这一手,让他恨不得给这货两脚出出气。
“无面兄,对于天碑古法,我没有学过,但我对天碑古法,还是有一点点了解。”
“你了解天碑古法?”
“没有错,我了解天碑古法。”长生稳重依旧。
“你也说过,这里是轮回之海,是我灵山的地盘,所以这地狱之门与天碑古法,我灵山都是知道一些的。”
长生这般说,似乎很有道理。
“至尊天碑,至尊天锁,都是非常强大的手段,但也只不过是天碑古法中的一种手段而已,据我所知,天碑古法中还有一种终极手段。”
“终极手段?”
郑拓对此并不知晓。
他还没有来得及认认真真对天碑古法进行完整系统的修行。
此刻听长生所言,或许真的有所谓的终极手段。
“嗯,终极手段,根据灵山记载,地狱之门不是第一次被打开,而是有许多次被打开过,不过每一次都被灵山所镇压,其中有至尊天锁,有至尊天碑,而还有一种手段十分强大,堪称终极手段,而这终究手段,他就是……以身化为天碑。”
长生知道这种言语对郑拓十分不友好。
但他不得不说,因为此时此刻,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如果不改变,不寻找新的方法,就这般持续下去,地狱之门被打开只是时间问题。
他岂能不知道地狱之门另一侧攻打的可能是半仙。
他岂能不知道半仙降临,轮回之海必然第一个遭殃,他灵山必然第一个遭殃。
所以说。
现在需要改变,需要新的手段。
“以身化为天碑?”
郑拓听闻此话,当即秒懂。
好家伙。
敢情我肉身与七色天纹融合,神魂体与七色天纹融合,目的就是以身化天碑,镇压地狱之门被!
难怪一向说话很直的长生会与自己磨磨唧唧。
这所谓的以身化天碑,不就是让自己去送死。
肉身与神魂体都化为天碑,然后镇压地狱之门,那他这一尊道身,岂不是彻底被永远的留在这里。
以他与长生的关系,这种话的确不好说。
虽然是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但有些东西,他本身存在,就会一直存在,并不会因为外界的干扰而不存在。
“这……”
郑拓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说真的。
以身化天碑这种事就是牺牲自我,成就他人。
这种事他郑拓怎么会愿意做,开什么玩笑。
但此刻。
气氛好像都已经烘托到了这里,自己若不这样做,活着怕是都会被人戳脊梁骨。
回头。
自己这个辛辛苦苦冲在第一线吹哨人,恐怕分分钟成为千古罪人,被整个修仙界所唾弃。
算了。
算了。
算了。
郑拓摇头。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况且自己对这轮回之海,也有一些特殊想法。
牺牲就牺牲吧。
不过在这之前。
他唤出一尊傀儡,将自己的一缕神魂,附着于这傀儡之上。
这般下来。
自己在轮回之海深处的所有经历,所修行的天碑古法,就能传给本体。
这显然比什么都重要。
搞定之后。
郑拓对长生点头。
“其他话我也不多说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只能说自己会尽全力出手,封印地狱之门,如果这最后的以身化天碑都无法封印,那只能说这地狱界该出世了。”
郑拓言语中颇有无奈。
还是实力不够硬。
如果自己有半仙的实力,这地狱之门打开又能如何,地狱界的半仙前来又能如何。
如今实力不如人,只能用其他方法来凑,这就是规矩。
“无面兄,此事灵山会记得,轮回之海的生灵也会记得。”
长生很严肃,这般说道。
“多谢无面道友成全!”
门奴等灵山众,此刻也是与郑拓抱拳,感谢郑拓这种舍身取义的精神。
郑拓见此,着实有些无语。
好家伙。
这哪里是在感谢我,这简直就是在赶鸭子上架啊!
看来。
我这不以身化天碑都不行了!
郑拓摇头,看出来某些本质。
算了算了。
他没有在继续说什么。
催动天碑古法,在不断凝聚至尊天锁封印地狱之门的同时,在度来到自己灵台所在。
灵台之上。
七尊原天碑安静的屹立在此地。
且因为自己神魂体与太七色天纹融合之中,所以这七尊天碑竟然在吸收七色天纹的力量。
在不断吸食之中,这七尊天碑,看上去有回复往日巅峰的感觉。
难道这七尊天碑还算出来一战不成?
不管怎样,这种吸食,或许是好事。
郑拓来到七尊天碑前,如之前一样,进入七尊天碑之中,开始寻找那以身化天碑的方法。
这种手段并不难找。
毕竟是终极手段,也是最强手段,郑拓很快找到。
学习的过程很顺利,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修行这种神通法门。
在经过数十个呼吸后。
他将七尊天碑之中,所有以身化天碑的手段全部学会。
下面就是最为艰难的时刻。
化身单独天碑对他来说很容易,但要化身至尊天碑,显然非常困难。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1076、人生大路多崎嶇,鄭拓以身化天碑讀書
这可比凝聚至尊天碑和至尊天锁难的多得多。
且他如今这个状态,似乎还不够资格以身化天碑。
他的肉身已经与七色天纹完美融合,但他的神魂体,还没有达到与七色天纹完美融合的程度。
以身化天碑需要肉身与神魂体全部与七色天纹完美融合,让自己就是七色天纹,七色天纹就是自己,只有这般,他才有资格以身化天碑。
郑拓在了解到这些后,便是明白自己该如何行事。
他催动天碑古法,凝聚至尊天锁的同时,开始主动将七色天纹引导向自己,与自己的神魂体融合。
对此,郑拓心中只有无奈。
从开始的不愿意融合七色天纹,然后被破只能接受融合七色天纹,到如今需要自己主动融合七色天纹。
果然。
妥协这件事,只有一次和无数次。
当你选择妥协,那么从今以后便是无数次的妥协。
郑拓此时深刻的明白了其中道理。
所以他这尊道身不牺牲也得牺牲。
也许,这也是一种修行。
修仙问道,修仙,问道,本来是两种不同的路。
如今的修仙界,大势所趋,所有人都奔着修仙,反观问道之人,少之又少。
而他记忆中,唯一算走问道这条路的几个家伙,或许就是乐长生月神那群家伙了吧。
郑拓心中想着,便没有在扭捏下去。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认定了某种事情后,那就拼劲全力去做。
拼劲全力或许不会达成所愿,但拼劲全力,起码能让我心安理得。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討論-1076、人生大路多崎嶇,鄭拓以身化天碑分享
全力催动天碑古法,凝集至尊天锁的同时,引导着七色天纹归来,融入自己神魂体之中。
而在这个过程中,让郑拓感觉无语的是。
丫的他灵台之中的七尊天碑,竟然在跟他抢夺七色天纹。
没有错。
这七个臭不要脸的家伙。
将自己灵台当成避难所,躲在这里一声不吭。
回头在自己决定以身化天碑的时候,竟然跟自己抢夺七色天纹。
因为有这七个家伙抢夺七色天纹吸收,导致郑拓神魂体融合七色天纹的速度骤然下降,甚至停滞,无法继续融合。
好家伙。
这七尊天碑真是越吸收越是嚣张,越吸收越是暴露本性。
直到最后,这七个家伙彻底反客为主,给郑拓硬生生挤到了一旁。
这……
郑拓无语!
我说七个大哥,你们要不要这样玩。
郑拓忍不住吐槽。
你们七个将所有七色天纹都吃掉,我怎么办。
我这还凝聚着至尊天锁呢!
如果因为你们七个导致我凝聚至尊天锁手段下降,那可真是被猪队友坑惨了。
不过这七个家伙,似乎知道这件事。
他们吸收的,都是至尊天碑反馈回来的力量,并不是至尊天碑上那凝聚至尊天锁的力量。
可就算如此,郑拓也显得并不买账。
地狱之门不断传来被攻击的咆哮之声。
那轰轰轰的声音,相似死神的召唤。
郑拓完全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至尊天锁,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指不定什么时候。
此刻,下一秒,下下一秒,就能被全部打碎,导致地狱之门大开。
同时。
更要命的是,这般耽搁下来,小须弥山的力量已经出现危险警告。
不过长生见此,也是催动法门。
小须弥山震动,上面有无数至尊灵纹出现。
这小须弥山本身就是一件法宝,此刻被长生催动,开始疯狂吸收这轮回之海的轮回之力。
轮回之海的轮回之力堪称无穷无尽。
这里是一片小世界,如果郑拓能将这整个小世界的力量全部消耗的,那就放地狱界中的存在出来了。
有充足力量的补充,算是堪堪解决了一种危险。
“无面兄,可是准备了。”
长生询问。
他能够感觉到,那至尊天锁已经出现大规模的裂开。
虽然这种裂开很快被郑拓修复,但这种裂开的规模,显然昭示着至尊天锁已经达到极限。
没有办法。
对面踹门的存在可是半仙。
半仙,修仙界真正的顶级存在。
能够在半仙踹门的情况下,坚持如此之久不开门,恐怕也就只有无面兄这位传奇了。
“传奇就是传奇,不是你我能够匹敌的存在啊!”
青狮王被郑拓的手段征服,心中已经没有对郑拓不爽的意思,反而言语中多有佩服。
“这个无面我还真有心了解,了解之后我只能说,这小子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在这诺大修仙界,在这修仙界慢慢历史长河中,无面这种家伙,无不是成为了至高无上的大人物,我只能说,咱们主上的好友,真是不简单啊。”
白象王很聪明,曾调查过郑拓,知道一些关于无面的传奇之事。
特别是有一本名为传奇无面的连载刊物,上面有详细记载关于无面的传奇事迹。
那真是一本好书啊。
“嗤!若没有点本领,岂能成为那死猴子的师弟。”
好看的都市小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1076、人生大路多崎嶇,鄭拓以身化天碑相伴
金翅大鹏王向来高傲,但此刻言语中却对郑拓颇为信服。
在这修仙界,无论到什么时候,实力都是硬道理。
实力够强,敌人都能对你拜服。
郑拓并不知道自己的举动让狮驼岭三兄弟佩服。
他现在的状态不错,但心情很差,很差,非常非常差。
灵台之中的七尊天碑简直臭不要脸。
这七个家伙,将至尊天碑返还给自己的七色天纹全部吃掉,一点也没有给自己剩下。
这种感觉好差。
他像是一个孩子,在与一群壮汉抢夺食物。
这群壮汉跟饿了七天七夜一样,疯狂的我那个自己嘴里吃东西。
郑拓只能在一旁干巴巴的看着,没有人理会他,很无助,甚至有点可怜。
“几位大哥,你们明明颇有灵性,为何还如此这般动作,我若不以身化天碑,恐怕难以镇压地狱之门,到时候跑出来个半仙,你们都要死的。”
苦口婆心,跟这七个大哥商量着,个自己一口七色天纹吃。
我不要多,但起码你们给我一点吃啊!
这种示弱下的委曲求全,并未获得七尊天碑的理会。
这七个家伙,仍旧死命的吃着,对郑拓完全不予理会。
郑拓简直无语。
吃吧吃吧,撑死你们。
郑拓是真的没有办法,他搞不定这七个家伙。
况且他也没有经历搞定这七个家伙。
他只能继续催动天碑古法,凝集至尊天锁,镇压地狱之门。
而在这个过程中,至尊天锁可是一点点失去他该有的威力。
嘎嘣……
有至尊天锁出现裂痕。
嘎嘣……
另一道至尊天锁也出现裂痕。
随后这声音像是会传染一样。
嘎嘣……
嘎嘣……
嘎嘣……
共六道至尊天锁,全部出现裂痕,且其中一道当场崩坏,化为星光点点消失不见。
碎了。
真的碎了。
郑拓面色紧绷,全力催动天碑古法,试图凝聚出新的至尊天锁,同时修复那被震出裂痕的五道至尊天锁。
但这一次。
他新的至尊天锁还没有凝聚完成,那原本就出现裂痕的五道至尊天锁之中,其中一道嘭的一声崩坏,化为漫天星光,消失不见。
碎了!
有碎了一块。
至尊天锁的数量瞬间从五道变成了四道。
“遭了!”
郑拓见此,瞬间便知道事情已经变得无法掌控。
果然。
下一秒!
嘭,嘭,嘭,嘭。
四声闷响!
剩余的四道至尊天锁,在众人的眼中,全部崩坏。
“哈哈哈……”
黑虚空。
地狱八神看上去模样凄惨,被打的气息减弱,实力大降。
纵然如此,看到这一幕,也是当即大笑出声。
“主人来了,主人来了,你有一个算一个,谁都逃不掉,哈哈哈……你们谁都逃不掉的……”
地狱八神老大言语中满是疯狂。
他们拼命坚持这么久,终于应该来曙光。
主人已经震碎所有至尊天锁,马上就要降临此地。
嗡!
至尊天碑散发强横波动,运用自己的力量,试图继续镇压地狱之门。
不得不说。
这至尊天碑的力量,丝毫不弱至尊天锁。
只不过这至尊天碑是神通,可以用来镇压敌手,成为一种战斗手段。
反观至尊天锁,其更像是禁仙九封这种特殊神通,缓慢用来封印,虽然也可以用来战斗。
所有至尊天锁全部崩坏,唯有至尊天碑,此刻凭借自身威能,死死镇压着地狱之门。
轰……
地狱之门被攻击。
嘎嘣……
至尊天碑无法承受这种冲击,瞬间整个碑体布满裂痕。
眼看这至尊天碑也要与至尊天锁一样,被活生生震碎。
郑拓可以说玩命催动天碑古法。
但这一切都想显得是如此徒劳。
轰……
震动从地狱之门后传来。
至尊天碑刚刚修复一些的碑体,瞬间被震碎出更加巨大的裂痕。
这裂痕太过巨大,看上去根本无法修复。
郑拓对此也毫无办法,他只能全力以赴,只有结果,那已经不是他能够掌控的存在。
轰……
轰……
轰……
地狱之门背后的存在,显然也发现自己距离踹开地狱之门,仅有几次攻击的力量。
其出手开始越加频繁。
在这种频繁出手的冲击下,至尊天碑开始崩坏,随时可能彻底化为星光点点,消失不见。
“该死!”
郑拓内心是不甘的。
事情竟坚持如此之久,到最后却以失败告终,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而令他更无法接受的是,他灵台之中这七尊天碑。
要不是这七个大哥吃掉七色天纹,自己或许能够以身化天碑,镇压地狱之门。
就在他心中不爽之时。
“小子,刚刚那七色天纹的数量,不足以让你的神魂体与七色天纹完美融合,无法完美融合,你便无法以身化天碑。”
说话间。
他灵台之中那七尊天碑合体,化为至尊天尊。
而这至尊天碑是人形。
他穿着七彩霞光,如自九天而来,散发着令人迷醉的光芒。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刚刚七色天纹的数量无法与我神魂体完美融合?”
郑拓不爽,这般呼应。
“我当然知道。”
男子看上去十分儒雅。
“因为我就上一代天碑的继承人,而我此刻的状态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吗?”
男子这般说着,笑眯眯的看向郑拓。
以郑拓的聪明,自然早就发现这问题所在。
这家伙明显是以身化天碑,成为如今这般模样。
“所以……”
郑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此重要时刻,似乎来了一位很厉害的帮手。
“所以……”
这男子遁出郑拓灵台,转眼间融入郑拓那至尊天碑之中。
嗡!
至尊威力大胜!
“无面小子,你通过了考验,可以继承天碑的意志,修行真正的天碑古法。”
男子说着。
郑拓顿感记忆中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细细品来,脑中多出的东西,竟然全部都是天碑古法的其他手段。
想来。
男子作为上一代天碑继承人,已经将所有关于天碑的手段在,在刚刚一瞬间,全部传送给了自己。
这让人匪夷所思的传道速度,还真符合天碑本身的性格。
“我应该叫什么?”
郑拓想要知道对方的名字。
“我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你就叫我天碑吧。”
男子言语铿锵,洒脱非常。
“天碑曾将我拯救,没有天碑,我定然无法拥有那般精彩人生,也不可能完成所有梦想。”
郑拓能够听得出来,这个天碑的家伙很是洒脱。
话说。
“天碑大哥,你竟然还活着,为何之前不出手,让赵家将你本体打碎,变成如今这般状态。”
郑拓不解。
这天碑大哥,怎么感觉是个憨憨。
“哈哈哈……”
天碑笑出声来。
“原因很简单,因为打不过。”
“这……”
郑拓一时间语塞,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位天碑大哥,说话还挺直,性情中人啊。
“无面,你应该能够感觉到,我的生命已经达到尽头,所以,自此之后,在这个世界上,仅有你一人拥有天碑古法,你的天赋比我高,你也比我聪明,天碑古法在你身上,定然能够展现出他该有的光芒。”
天碑对郑拓赞不绝口,虽然知道也知道自己很优秀,但被人这般款赞,他还是很开心的。
“无面,我能够帮助你的不多,这是我能够给你的全部,好好接下吧。”
天碑说着,顿时有海量七色天纹出现,向郑拓涌来。
郑拓见此,小心翼翼接触。
细细感受,郑拓惊愕无比。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笔趣-1076、人生大路多崎嶇,鄭拓以身化天碑鑒賞
在这海量的七色天纹之中,竟有这天碑哥哥的意志。
他在释放自己的所有,帮助自己完成神魂体与七色天纹的完美融合。
同时。
哗啦啦……
已经被摧毁的赵家祖地之上,突然有声音传来。
仔细看去,那是一道道各种颜色的金沙。
这金沙正是当初被赵家打碎的天碑本体。
此刻这些天碑本体被召唤,全部汇聚到了一起,化为一尊百米有余的巨大至尊天碑。
以身化天碑!
郑拓看到这里,脑中当即便是闪烁出如此四个字。
这位上一任天碑哥哥,正在用他自己的行动,告诉自己该如何修行以身化天碑。
郑拓不敢懈怠。
以摄魂体吸收七色天纹的同时,开始感受那以身化天碑的玄妙。
嗡!
拥有实体的至尊天碑出现。
精彩絕倫的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起點-1076、人生大路多崎嶇,鄭拓以身化天碑分享
紧接着下一秒。
嗡!
这至尊天碑瞬间消失,而原本至尊天碑的位置,多出来一位男子。
男子便是天碑哥哥。
他身穿七彩霞衣,面容俊朗。
脸上明明带着笑容,却拥有一股镇压万古的气质。
“这人是谁?”
灵山众不解,询问出声。
虚空中战斗的地狱八神见此,也是感觉一阵莫名其妙。
刚刚那地狱之门明明已经快要被打开,仅仅差了几脚而已。
此刻竟然又出现变故。
这男子是谁,为何带有这种能够镇压天地万物的气质。
众人不解,既有询问。
“上一代天碑继承者吗?”
宣老小课堂开课了。
“天碑是一种传承,虽不知来自何处,但是既然为传承,自然需要传承者。”
有宣老这般说。
众人恍然大悟。
这位男子,竟然是上一代天碑继承者。
对于灵山众来说,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
上一代天碑继承者就曾镇压过地狱之门,如今其出现,明显是天大的好事。
而对于地狱八神来说,显然并不是什么好事。
“哼!一个已经失去曾经力量的执念罢了,小子,你真的以为,凭借如今的你,能够挡住我家主人的脚步。”
老大就是老大,此刻开口,叫众人恍然大悟。
“原来只是执念,这般镇压九天十地的气势,我还以为来的是巅峰本体呢!”
三姐阴阳怪气有一套,这般说道,言语中满是讥讽。
“执念而已,怕是很快就会在主人的手下烟消云散的。”
“想阻拦我家主人的步伐,单凭你们几个小小王级也配。”
地狱八神别的不说,这嘴遁的实力着实不弱。
三言两句。
灵山众一方感受便是感觉自己处于下风,彻底没有了刚刚的高兴。
“地狱界被镇压,不是没有理由的。”
天碑哥哥开口,声音传遍四方,当即怼的地狱八神哑口无言。
“我的确已巅峰不在,但是,有人已经开始迈向巅峰,地狱界,终究还没有到出世的时候。”
天碑哥哥说着,抬眼看向郑拓,眼中满是欣慰与希望。
天碑古法的传承是他最后一桩心愿。
如今,他这一桩心愿已经了却,此生已无憾事。
没有任何言语。
天碑哥哥目光扫视四周。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自他眼中划过,最后看向郑拓。
在那满眼欣慰之中化为一道至尊天锁,镇压地狱之门所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