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uh9超棒的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二百八十四章:假設鑒賞-o8u7d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10:52,小雨,天是冷色的,又白又硬。
整座城市亮得不透彻,像是被瓷白的大碗盖住了,里面的人抬头看,只能从云雾缭绕后看到朦胧的天光,有乌鸦冒雨飞过高楼大厦,翻到瓷白的碗口时兀然发出‘嘎’的一声,似是被天光割伤了,又惨叫不断着跌进了钢铁的丛林里再不见声息。
林年走出了交通管理局的大门,他站在了屋檐下戴上了风衣避水的帽子看向外面小雨淋落的街道,远处的十字路口人流黑潮般涌动,大厦上的大荧幕播放着当季最热门的香水广告,没人有心思抬头去关注香水与香肩并肩的美丽模特,大家都举着雨伞低着头想着自己的事情匆匆而过。
五分钟前,他在交通局的工作人员帮助下了解了整座滨海城市的高速路口,看着大概的城市布局图他只花了几秒的时间记忆了下来,并着重询问了每一条高速路的修建时间、和发生过的事故。
工作人员起先是不想说的,如果是单纯的询问路况和城市地图属于举手之劳的分内之事,但涉及到过往事故的调查,这就不得不让人起疑这个半大男孩的用意了…现在自媒体的狗仔也会雇佣学生工吗?
这种抵制和怀疑直到林年递出了一张铂金名片才中止了,名片上面没有标注企业或地址,就连花纹都不屑去激光雕刻装点,上面只写着邵一峰的名字和联系电话,在看到了这张名片后工作人员才一改之前的态度尽心尽力地帮助林年解疑答惑,知无不答言而无尽。
铂金名片是林年在邵一峰的钱包里找到的,毕竟邵公子人肥心宽,总有人要为了一些琐事来叨扰他,直接搁置他们不是邵公子的作风,于是就有了专门印制的铂金名片的说法,看得过眼的都会被扔上这么一张名片,拿着名片去办事总会受到优待,没人不会不给上过省级纳税大户表彰会的黑太子集团面子。
光凭着‘邵一峰’这个名字,就足够林年在这座城市里敲开许多紧闭的大门,他也才意识到丽晶酒店里嘴巴被塞着袜子的小胖子到底有多重要。也幸好他们绑架的方式很圆滑,如果来硬的大概整座城市在短短两三天时间之内都会被彻底翻过来,再闹大点还会上互联网头条,到时候各方各界的聚光灯打过来他们任务也别想做了,坐直升机回学院挨施耐德部长骂就完事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根据交通局的工作人员介绍,林年大致了解了所有高速路的情况,五个枢纽立交,三条绕城高速,绕城高速光是出入口就有十数个,绕城高速外途径这座滨海城市的高速则是有七条,最旧的三条路近年来都在考虑拓宽成单向4车道。
林年从飞机场进绕城的那条高速路他也专门问过了,听工作人员说那条进出城高速是10号线,连通机场与绕城高速无缝对接。按照正常的进城路线,下了机场后上10号线高速进绕城再找出口就行了,然而林年在10号线高速上一不小心就撞到鬼了…或者说撞到神了,从尼伯龙根脱出的时候人就已经回到了高速外的旷野孤山上。
再重走一次那条高速公路会不会再撞鬼或者撞神他不清楚,不过现在他没太关心这个问题,‘浮生’这个言灵虽然他还没完全掌控不能活用在战斗里,但如果是早有准备的话,勉强大幅度跳跃回溯一次还是能做到的,刚好可以用来脱出尼伯龙根,就像昨天金发女孩做的那样。
極品修真農民
林年走出屋檐下踏入了雨夜,视线望向十字路口大厦上的大荧幕,上面的广告画面在他的眼中自动被祛除了,只剩下标记好的城市路线图,在他的脑海中整个滨海城市的地图被平铺开了,仕兰中学、机场、10号高速路的线路被标红。
林年问过楚子航尼伯龙根的路牌号是多少,可他却说不记得了,林年不清楚是那一晚的经历给他留下的创伤后遗症乃至选择性遗忘了一些细节,还是他真的记不得了,起码就林年的记忆来看,那条高速旁被柳条拍打的路牌上清晰地写着“000号”的字样!
权宠之大牌星妻 念颜
滨海城市从来都没有000号高速,最初修建的高速是1号绕城高速,那条000号高速修建成了高架路的形式,然而林年找遍了整个城市里的高架路都没有一个叫作或者曾经叫作000号的高速…尼伯龙根的入口就像镜花水月一样藏在无数条蜿蜒曲折的高速路中,他和楚天骄都有幸被那位神祇召见了,只是他成功逃了出来后者没有。
按照楚子航那天的说法,他和来接他的楚天骄开着那辆迈巴赫是向东边的3号绕城高速去的,因为楚子航居住的富人小区“孔雀邸”就在城东的方向。
男人的行驶路线很简单,在台风入境的情况下首选上高速,从而避开暴雨夜城市道路拥堵路段,他们直接往东边开就可以从高架路进绕城高速,没有意外的话在绕城上跑十五分钟不到就可以在孔雀邸附近的绕城出口下高速…只可惜他们绕城高速上就驶入了尼伯龙根。
当呆呆小受遇上腹黑总裁
林年的视线停在了楚天骄开过的那一截绕城高速的路线上,很快他就发现似乎距离那截路最近的一个出入口,也是唯一的一个高架路入口就是10号高速路。
妃穿不可:貴妃未成年
…重合了,在他的眼中楚天骄开车回孔雀邸的路线和他进城的路线出现了一个重合点,这个重合点正是10号高速的出入口,只不过当时楚天骄的位置应该距离10号高速还有一段距离,可这种‘巧合’也足够引起林年的注意了。
他正是在10号高速上发现了000号高速的入口,然后就被那辆迈巴赫和斯莱普尼尔给撞进了尼伯龙根里,只不过那一晚楚天骄是主动驶进去的。
“……”
再嫁,慕少的神秘嬌妻
林年一时想不太清楚10号高速和000号高速的关系,但在内心里他几乎已经确定了这条高速与尼伯龙根必然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他能找到办法挖出进入尼伯龙根的方法他就能带着整个卡塞尔学院的执行部杀进去把奥丁给宰了。
…再不济,如果执行部觉得尼伯龙根太过危险的话,那就想办法往尼伯龙根里送几颗东风也不是不行吧?
只是现在林年还没有准备把这件事上报执行部的准备…一是他根本没法确认尼伯龙根究竟在哪儿,他甚至没有办法向执行部证明尼伯龙根的存在,尽管他的话本身就具有很大的可信度,尼伯龙根这种东西根本不是人多就能找到的…
星辰神尊
可其实限制林年上报情况的原因主要还是其二——奥丁认识金发女孩,起码对方就算为了金发女孩才将林年强行拉进尼伯龙根的。
異界兌換
奥丁找上金发女孩的原因至今沉迷,林年甚至没有正面问过后者,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问了也是白问。金发女孩在大多时候就是个谜语人,说话神神叨叨的,做事也神神叨叨的,只有在林年只差临门一脚猜出真正答案的时候,她才会卖个乖提前那么一丁点的公布答案…很让人烦躁,但林年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很多事情只能靠自己推论。
小雨一直下,林年站在雨中望着大荧幕上城市标红的路线图面无表情,低阶的刹那的按钮悄然按下加速了他的思维速度,在脑海中开始不断地进行试错和纠正,分秒之间上百个逻辑在他脑海中就像沙滩上的堡垒拔地而起,可转瞬即逝又被浪花移成平地。
…如果奥丁找上自己是为了金发女孩,那是不是可以理解奥丁在2004年仲夏的那一夜找上楚天骄也是为了什么东西呢?
楚子航成功逃出了尼伯龙根,这代表奥丁找上的不是楚子航,他从金发女孩那儿得知奥丁的真正底蕴后,就很难相信楚天骄在遭遇战的情况下撞见那位神祇可以掩护楚子航逃跑了。
就算那个男人是‘S’级,言灵疑似高阶的‘时间零’,但在没有‘浮生’这种克制因果的言灵情况下,被昆古尼尔的锁定就意味着死亡。
可如果他死了的…
那在奥丁身上绽放的时间零又算是什么?
在梦里,金发女孩为他重构的那一幕让他想起了那位神邸释放过的权能,对方能跟上自己的速度没有其他原因,只因为对方的速度跟自己一样快,甚至超过了自己数十倍!
奥丁是天空与风之王?所以也能拥有‘时间零’的权能?这是不是代表了数百年未现世的四大君王已经苏醒了一位?甚至在2004年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在这座城市里兴风作雨,带走了一个孩子的父亲,可蛰伏到如今这么久都没有什么大动作,他到底是在等待着什么?
兩世桃花劫
奥丁是四大君王的这种假设成立,林年将情报如实传达学院后,那么不日后在滨海城市必然会有一场盛大的屠龙战役,整个欧洲秘党,乃至世界的混血种都会蜂拥而至这座城市,只为了将王座上的神邸送上处刑台,至时会死很多人,留很多血。
可如果以上的这个假设不成立,而是第二种特别的情况…在林年的脑海中,奥丁脸上的那张独眸的铁面逐渐变得深邃了起来。
如果是第二种可能,那么这个奥丁只会比所谓的四大君主还要危险!
可想要验证第二种可能,他只能尽快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楚天骄这个人的一切,在抓到线索之后,两天后的‘犹太人’任务似乎都显得不太重要了,在这两天之内他就要深挖出这个名为‘楚天骄’的男人所有的秘密来接近奥丁铁面下的可怕真相。
在刹那由二阶即将推到三阶,雨点都变得缓慢了起来,路上行人扬首迈步像是慢放的默剧。可这时,林年风衣中的手机响了。
Adam Hurst的《Midnight_Walt_》在雨中拉响,大提琴与手风琴拉起第一个音的时候,渐慢的小雨霎然坠下打湿了林年的鞋面,十字路口中过路的行人抬起多时的步子踩进了水洼里,人们在咒骂声和喧嚣中继续滑步而行。
…刹那解除,在林年的眼中一切归于常速,他微微垂首熄灭了眼中的金意,伸手掏出了手机,看见了屏幕上意料之中的来电人。
苏晓樯。
早上拜托她的楚天骄的情报似乎有消息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