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從1983開始 睡覺會變白-番外之許老師沒了閲讀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从1983开始
“张俪!”
“张俪!快醒醒!”
“唔……”
迷迷糊糊的张俪从睡梦中睁开眼,就被一张陌生的面孔吓了一跳。
“你是谁?”
她蹭的坐起来,舍友也吓一跳:“你怎么了?快起来,今天有新年演出呢!”
舍友抱着搪瓷脸盆出去了,门一开,只觉闹哄哄,全是年轻姑娘的声音。
“这……”
张俪打量四周,分明是一间八人宿舍,朴素老旧,水泥抹地,别的姑娘都已起床忙来忙去。
“这是战旗歌舞团宿舍?”
她终于捕捉到一丝记忆,再想想刚才那个室友,果然有几分熟悉了。
这是下铺,干净整洁的被褥,部队也没有过多花哨,显得很素。张俪踩上拖鞋,碎花小背心和到膝盖的亵裤,没有胸罩……
“你今天怎么了?”
“还不快洗漱,迟到要挨罚的!”
“是不是做噩梦了?还是梦到情郎了?”
叽叽喳喳中,张俪瞧见了门上的一本挂历,崭新崭新的,刚翻第一页:
1979年1月1日!
战旗歌舞团隶属成都军区,1952年成立,参加过很多国内外演出。
张俪77年加入,今年才14岁。年轻水灵的小姑娘,温柔软糯,在团是公认的刻苦,每天五点起来练功,不论寒暑。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今儿有场新年汇演,忙活了一白天,晚上归来。
姑娘们都很兴奋,谈论着歌舞节目,哪些领导来看,中午的伙食巴拉巴拉……张俪往床上一倒,还在缓冲中。
自己明明和小旭、许老师在过60大寿,喝了些酒睡去,结果醒来变成这样子。
“这不是网文里写的嘛?穿越,重生,人生赢家,事业后宫两开花!”
受许老师耳濡目染,她思想很年轻化。
“……”
不知躺了多久,张俪嗖地爬起来,借了几张信纸。
不清楚那俩人是否也重生,但无论重没重生,都必须先联系上。
写好了信,用胶水黏上。
她不晓得小旭的具体住址,但知道陈父在鞍城京剧团。同样,她也知道自己的公公在鞍城曲艺团。
准备明天寄出,张俪又躺回床上,胳膊把眼睛一挡陷入自我世界。
想到了很多很多,爸妈亲人,现在和经历过的未来,以及小龙小虎……
疾星辰
上一世,自己做到全球最大的商业地产商,紧跟党走,政策不倒。中后期又在许老师建议下,进军制造业和高新科技,愈发受到器重。
数一数二的人物。
既然重活一世,眼光更要放长远,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提早铺路!
…………
鞍城,大雪。
雪混着工业灰尘飘落,形成一条条脏兮兮的路面。工人们骑着车,载着媳妇和工厂福利,气质昂扬的走亲访友,甚至舍得去国营饭店搓一顿。
巷子里,孩子们追打吵闹,不时放几根散装鞭炮。
又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旧棉袄棉裤,扎俩小辫,神经了一样沿着巷子来回跑。
“这有姓许的么?”
“有姓许的么?”
“没有!”
“没有啊!”
见孩子们统一摇头,小姑娘哇的一声哭出来。
哭了好久好久,才在大雪中失魂落魄的走回家。小院,住着两户人,进去便是公共厨房,陈母正在炒菜。
“回来了,洗洗手吃饭。”
“妈……”
豪门抢夺二婚少奶奶
小旭犹挂泪痕,不死心道:“你真的不认识张桂琴和许孝文么?”
“你这孩子魔怔了?我都说不认识不认识,你在哪儿听来的?”
“呜呜……呜呜……”
小旭跑进屋,扑床上又开始哭。
陈父在外面看着心疼,悄声道:“这孩子到底咋了?”
“没进芭蕾舞团难过吧?”
“哎,也14岁了,又不爱念书,又不想去京剧团,将来可怎么整?”
陈父满面愁容,道:“要不这么着,我豁出老脸求求人,看能不能弄进话剧团。”
“那你小心点说啊,别又惹急了。”
过了一会,小阳也跑回来,准备吃饭。
陈父在人道洪流时受了些迫害,现在平反,有妻子陪伴,膝下两个女儿,已经挺知足了。唯一愁的就是大女儿心比天高,又心思敏感,不知道前途去路。
“姐,吃饭了!”
小阳把姐姐拽到饭桌,小旭抽抽搭搭,情绪见缓,可能接受了这个事实。
接受之后便觉饿,她拿起筷子一瞅:
杂粮馒头、稀饭、土豆炖白菜、咸菜、大葱炒肉,肉少葱多。
“连澳洲龙虾都没有呀?”
“……”
陈父陈母停筷,抬头,注目。
小阳扒着饭:“啥叫澳洲龙虾?”
“这么大个,这么长,肉这么多……”
小旭比划着:“我昨天吃的就是龙虾,还有海鲜大餐。”
“姐,你没发烧吧?”
“以后少看点杂书,都开始胡思乱想了!”
陈母忽然害怕,捅捅陈父,妈呀,赶紧给她找个正经事吧!
陈父咳了两声,道:“那个小旭啊,芭蕾舞团就算过去了,咱也不稀罕去!你不想念书就不念,但最好找个事情做,放松放松心情也好对吧?
你觉得话剧团怎么样?”
“我不爱去。”
得!
陈父小心翼翼的试探,换来这么几个字,未免也有点发火:“你这不去那不去,你想干什么?一辈子在家啊?”
“念书呀,谁说我不想念书了。”
小旭啃馒头啃的愁眉苦脸,道:“我要考高中,考大学!”
“你真这么想的?”
“对呀!”
“哎哟那太好了,念书好念书好。”
父母忽然欣慰,总算懂事了。
小旭把半拉馒头给妹妹,又扒了半碗稀饭,这也太难吃了!
她索性离桌,倒在床上宛如咸鱼,实际在开动脑筋。
按许老师的说法,重生文第一步,往往从改善生活条件开始。那我干什么呢?
1979年第一天呐,改革的春风刚刚吹起,阻碍重重,政策一会一变,并不是搞实业的好时机。
而且自己最擅长的是服装和传媒。
服装,服装……
小旭在心里记下一笔计划,同时又确定了当前目标:先写写文章吧!
这年头,是一篇爱情小说就能爆红的文学黄金年代,积累名气也好,反正80年代天才多。
实业等张俪一起……对了!
小旭也蹭的爬起,才反应过来要给张俪写信!
同样的,她不知道对方的家庭住址,但知道在战旗歌舞团。
……
夜深,外屋亮着灯。
小阳早睡了,父母在里屋扒门偷看,见大女儿坐在桌前认认真真的写字。哎哟,上进了上进了!
想上辈子,小旭在《青年诗人》发表了《我是一朵柳絮》,也是14岁。
如今羞耻的不得了。
有一世积累,她的文笔、阅历、思想早远超时代,随手就是一篇纯真美好的短篇爱情小说。
故事很简单,无非就是青春萌动那点事,但对这年代的人来讲,对一切精神食粮都充满了饥渴。
当然,为了升华主题,容易过审,她还加了些内容。
小伙子为报效祖国,毅然奔赴前线,姑娘反套路的没有痴心等待,而是也参了军,成为一名医护兵。
嚯!
这升华的河山一片红。
她准备在下个月,投给《中国青年报》。为什么在下月呢?
因为下个月打越南猴子了!
……
小旭把给张俪的信寄了出去,真的开始努力学习。
过了些日子,有天陈父下班回家,取出一封信:“谁给你写的,还寄到我单位了。你怎么认识成都的人?”
“咝!”
她一瞧信封,来信地址:成都战旗歌舞团。
小旭赶紧拆开,里面只有一句话:
“小旭,是你么?是我。”
刹时间,情绪奔涌,眼圈一红,连忙跑进屋用被子一蒙。
这年头打个长途电话极其困难,只能写信。但见信如面,执手数十年,仿佛人在眼前。
她蒙着被子,伤心啜泣:
“呜呜呜……小俪……”

“许老师……许老师被我们扇没了!”
(感谢潜水艇街道、我是尚腾两位萌主,加更在下本书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