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四千四百五十三章 狐疑(一更賀萌主白衣)展示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冯文晖和张君懿的文化水平都不是特别高,但是儿子弄了一个自然村出来,他们就觉得,起名字这种事非常重要,一定要起一个寓意深远的、
其实跟寓意也没太大的关系,主要是老两口觉得,儿子这几年走得太顺了。
起初冯君跟张运珍去了南方的事情,二老也都知道,更知道后来他离开了南方。
具体的细节,做父母的不会去打听,那是给儿子的伤口上撒盐,但是现在儿子有多么风生水起,他俩可是真的知道——修炼不修炼的先不说,晁刚还专程上门拜访呢。
夫妻俩能确定,儿子是转运了,但正是因为如此,就更应该懂得敬畏,该谢谁不该谢谁这个不好说,但是平日里做事,一定要注意分寸,要讲究。
他们认为,给村子起名字,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原本他俩还不知道有这么回事,但是自然村的成员报备,一定要有相应的身份,这不仅仅是身份证的问题,涉及了迁移户口,还得出具户口本上的首页。
好吧,其实以冯君的牌面,不出具户口本首页也无所谓——他没户口也照样能办理,不过冯君不愿意因为这种小事落人话柄。
反正老两口得知消息之后,一直在琢磨村名,冯文晖甚至建议,要花钱找个专门起名字的先生,一定要起一个贴切的名字。
最后还是嘎子看不下去了,“叔,要是讲五行六爻八卦……你们觉得谁能比君哥强?”
老两口一听觉得也是,儿子本来就是学中文的,传统文化不会比别人差,更别说现在已经修道了,不过冯文晖还是偷偷花了点钱,请人起个名字,反正家里不差这点钱。
关键是当年给冯君起名字的时候,是张君懿起的——取了冯姓和她的“君”字。
冯文晖一直对此耿耿于怀——这是犯避讳的好不好?
可是他央人起的名字,冯君忍不住要吐槽,哪怕他已经做好准备,决定尊重父母亲的意见了,“聚贤村,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怎么就想起游坦之来了?”
“对啊,”嘎子也傻傻地表示,“聚贤庄真的很不吉利,还不如叫恶人谷。”
“啥?”冯君感觉自己快气死了,“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我觉得还是叫聚仙村吧。”
反正就是这么一点破事,洛华争执了好几天,冯君也不着急虫族世界的事情,得闲了就来转一圈,反正没时间就不来。
结果合盛这边就抓瞎了,这家伙……怎么时来时不来呢?
其实冯君去了两次,发现何润先也没有主动频频联系手台,他的兴致也减少了不少——合着我已经不是你最需要的人了?那就随缘吧。
花都兽神 光明的左手
他真想的是随缘,但是最终决定下“问仙庄”三个字村名的时候,他又有好几天没来了。
这一次他一开机,合盛那边的人就开始纠结,“要不要联系一下?”
冯君也很不耐烦,打算这次再开七八分钟的手台就走人——倒不是说他发现合盛有什么问题,纯粹是打算走个过场,应付了心里的惦记。
哪曾想,第六分钟的时候,何润先呼叫了一下,“先生,您还在忙吗?”
“我不忙,刚回来,”冯君随口回答,“你有什么事?”
“最近还是想运一批货,”何润先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着头皮发话,“能不能坐一坐?”
这句话是隐约的示警,他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冯君坐一坐,这次却说了。
坐一坐?冯君也敏锐地发现了这话里的不妥,此前何润先可从没有提起过类似的要求,而且这许久不联系,一直也不呼叫,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所以他冷冷地表示,“有事直接说,没事我就关手台了。”
“确实有事,”何润先回答道,“我们最近生产任务重,跟合盛总部申请支援一批产业工人,正好那里也有不少祖星上出去的人,想拜托阁下帮忙运输过来。”
“有病吧你,”冯君直接就关了手台,虽然他很想获得药品生产线,但是他跟何润先也就是战时短暂交易的关系,如果他铁下心思琢磨生产线,也不可能就吊死在这一棵树上吧?
他这边挂断了,地下指挥室那边顿时就茫然了,小个子军人直接皱着眉头发问,“这是怎么个意思……何润先?”
“我不知道什么意思,”何润先摇摇头,冷冷地回答,你不是能吗?使劲儿折腾吧。
“这是发出了什么暗语吧?”小个子冷哼一声,“别跟我玩这个,我都熟得很,给你一个机会挽回局面……真要错过了,别说我有意针对你们合盛啊。”
何润先直接就呛了,“你就说针对我们合盛好了,无所谓……反正我压根儿就不知道!”
他说这个话,也是有恃无恐。
诚然,人族联邦成立了有六百多年,条条框框不少,体制臃肿颟顸,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都有一定之规,真的很讲上下尊卑。
但是边境星例外,有什么说什么——劳资都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着,你跟我说潜规则?
小个子闻言,气得浑身发抖,但还没办法计较,“你考虑好后果了吗?”
“你如果不顶着联邦军部的名义过来,我能直接整死你信不信?”何润先真的炸了,“合盛总部让我给你面子,不代表你在我面前有面子,心里有点数很难吗?”
小个子终于不吭气了,虽然嘴里还念念叨叨说着什么“大局为重”,但是最终还是按捺不住,说了一句,“主动模式查询手台。”
過路 陰陽
他这个主动模式……站在作者的角度剧透一下,其实是杯具了。
对于行正星上做这些事的人来说,主动查询手台……起码意味着很多人的心血白费了。
更惨的是,有人连白费的机会都不给他,冯君关了手台的电源之后,直接扔进了储物袋。
倒是大佬忍不住出声了,“感觉有点恶意啊。”
“习惯了,”冯君不以为然地表示,“我又不是华夏币……做不到人人都喜欢。”
他对细节不感兴趣,因为他不打算再跟何润先接触了,就算将来还要买能量矿采矿设备,也不是只有合盛一家可以选择,再退一步说,哪怕还要跟合盛合作,短期也是不可能的。
然而大佬的心思却是很重,它感应了一会儿表示,“再靠近基地一点。”
这个要求让冯君有点不解,不过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他也不愿意无故扫别人兴,于是往基地前进了七八十里,“再近就不合适了,有几个虫族小队。”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几个虫族小队实力都不算强,也就是两三个金丹带着大票的出尘和炼气,主要作用是遮蔽战场,清扫人族的小分队,行正星上空虽然有人族的卫星,但是这种清理还是很有必要。
辰少的霸道专宠:强婚88次
冯君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扫除这些虫族小队——就算他一个人操作比较困难,但是从白砾滩带几个金丹甚至元婴过来,保证可以做得悄无声息。
只是现在人族联邦加强了对修者的调查,他释放神念都被壬屠告诫了一下,所以他也无意生事——既然是打辅助的,就一定要认清自己的实力。
不过他靠这么近,也就足够了,大佬终于感受到了合盛内部的情况,“好家伙,地下两百多丈,屏蔽得也很厉害……这何润先好像被军队的人看了起来。”
“是吗?”冯君这下来兴趣了,“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居然敢这么做……不想要物资了?”
既然感兴趣了,他自然要近前打探一番,于是想方设法来到了距离基地十多里的地方。
不是不能再近了,而是再近有被合盛发现的可能。
然后他就是老实隐身,默默地感应,看里面发生了什么。
不多时,大佬根据整个基地里的信息,得出了结论:上次物资运送到,大概过了五天左右,军方派了一个营级作战单位过来,在那之后,何润先就跟军方的人下了地堡。
这个作战单位分了一半人帮着基地防守,剩下的一半人则是负责武装运输货物,在此期间也运送了不少物资出去,极大地缓解了左京物资紧张的状况。
他们目前还在商量,要组建更强大的运输队伍,因为其他城市听说左京这边有了物资,纷纷提出了申请,希望能得到一些援助。
事实上,上次的一百五十万吨货物里,药品和医疗器械就占了近五十万吨,剩下一百万吨各种食物,匀到六百万人的左京,也不见得有多么宽裕,更别说很大一部分物资还在基地。
不过其他城市的反应是:这不仅仅是食物的问题,而是要带给人族抵抗的信心。
哪怕十天里只有一天吃正经食物,而不是营养剂,也会给大家以强烈的信心——这么艰难的时候,人族的物资都能运送过来,可见联邦还是心系大家的。
冯君能理解这些逻辑,战争期间,信心真的很重要,而他不能理解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对待掌握了运输渠道的何润先,不应该是更客气吗?
军方现在强行介入,是嫌日子过得太安生了?
(第一更,贺萌主幻网白衣寻梦,双倍月票期间,召唤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