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k1引人入胜的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513章 有一種可悲名爲距勝利一步之遙而因膽怯撤退相伴-uo9k2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那些赤背之人换上布衣,他们以麻绳束腰,绳上挂上手斧与短剑。
大量的短矛被扔到船上,其中不乏从罗斯人手里买到的高级矛头。
整体而言巴尔默克人构成的军队,他们充其量就是一群武装渔民、牧民,至于综合战斗力,留里克无法对他们有着太高的奢望,他只求可能遇到的不列颠地区的军队,会是更加糟糕的存在。
如果这支渡海的大军的每一个战士,是缺乏防御、只持近战兵器,队伍可是要在作战中吃亏。
现在的不列颠岛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些王国是否已经在惯用弓箭里?
保持谨慎的留里克号召那些有意带着自己人出征的家族首领,要求他们妥当整顿自己战士同时,也要求他们尽量带些木弓,哪怕其质量一般。
他们大抵在出发前夕有所准备,而结果也基本在留里克的意料内。
巴尔默克人所在峡湾附近,可供猎杀的大型猎物是有的,也就是登岸休息的海豹,陆上大兽早就被狩猎一空。猎杀海豹,最好的武器分明的矛与鱼叉,故而军队中的战士,有些人的矛根本就是鱼叉改良。
他们缺乏使用弓的机会,最后留里克清点一番,方知自己只能集结区区五十名弓手。
“真是讽刺,偌大的部族就只有五十名持弓猎户?”
出发在即,面对着热情高涨的战士们,他只能勇敢地迎接夏日的北海。
阿芙洛拉号卸下了大部分货物,船舱里安置的压舱石和装载木桶里的淡水,其量也不多。
大船真可谓一身轻松,她完全以旗舰之姿态引领者后续的三十余艘划桨长船,踏上未知的征程。
只有少数的人敢于亲自探索,因为他们不知道前路,不敢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也许宝贝已经近在咫尺,巨大的恐惧感终究是逼着发抖的身体反方向摇桨。
但是这一次,一切都变了!
一千个男人集合起来,人数一多正是互相壮胆,任何有轻言撤离者,会第一时间被朋友们视作叛徒,甚至会被其家族首领直接扔到海里处决掉。
他们中并没有胆小者,正是引起其大胆,才有权加入到这次庞大的探索式远征。
他们对前路信心满满,因为那艘罗斯人的大船正扬帆逆行,那桅杆之顶飘扬的白色蓝纹之旗,就是对所有人彰显的信号。只要跟着罗斯人留里克,只要各船一直保持船团状态,一切都是顺利的。
现在的他们甚至不再担心大海变得狂暴,一场暴风雨刚刚结束,巴尔默克人血祭了奥丁,难道神还会继续发怒吗?
船队用一天的时间顺利离开了庞大的纳尔维克峡湾,所有人已经漂在茫茫大海。
各船跟着阿芙洛拉号的航迹线,大船直奔大洋,其余船只也都不舍地望着渐行渐远的海岸线,继续奋力摇桨。
他们在逆风航行,阿芙洛拉号也不得不迁就整个船队的“龟速”。船队实质以每小时三节的速度缓慢航行,不过留里克也不得不佩服这群渔民的强悍实力,他们居然能从日出划船到接近日落!
当夜幕降临,人们以绳索将各船串起来,最后绳索栓在大船上。
人们无暇享受什么夜生活,他们出航时的热情很快便被长久的划船摇桨所冲淡。刚刚获得喘息机会,他们立刻过上皮革,或是什么铺盖都没有,在吃了一些腌渍鱼肉后倒头就睡。
每个夜晚或许只有留里克睡得最好。
阿芙洛拉号一如她前往巴尔默克人港湾那样,船上的人完全不变,却也代表了整个船队的最强战斗力。
首领马格努特若是有意远征也是无可厚非,但他一直再培养自己的长子比勇尼,希望这个勇敢的年轻人短时间内去赢得一个又一个的荣誉,从而在会议上被推举成下一任的首领。各家族的首领需要一个得人心的实干家,而非是前首领的子嗣来做首领。对于自己肩负的使命,比勇尼再清楚不过。
如何要让族人们相信自己?比勇尼有自己的手段。
简而言之一句话:发现敌人,毫不留情杀死敌人,在敌人的死尸中成就自己的染血的荣耀。
可是,持续五日的航行,放眼望去仍不见陆地,哪怕是一个岛也好嘛!可惜,什么都没有。
又是一个静谧的夜,天上星河璀璨,瑰丽美景在比勇尼看来,仿佛是诸神在天上嘲讽,所谓一支船队也敢自称要征服大海?
他和留里克躺在大船的船艏楼甲板上,枕着双臂看天。
“留里克,已经是第六天了。这些天我坚信你的决策。啊!我们的航线……应该是正确的?”
“你在怀疑我?”留里克略带怒气责问道。
“我哪儿敢,我们经历了二十多天的航行,你的决策从未出错。但那些兄弟们都是跟着你前进,除了你没有人知道这条航线。”
“那就凭眼睛看,用心去感觉。你们记住我们的航行,以后便于你们独自远征。”
“话是如此,可是,我们的航行毕竟太遥远了……”
“没办法。”留里克缓缓做起身,他可不想告诉自己的比勇尼兄弟,关于从纳尔维克峡湾冲到不列颠岛的航线,自己也很大程度是碰运气。
他想了想,又说:“我只能说,你们的位置太偏僻。你是看过我绘制的地图的。”
“是,我已经牢记于心。”
“那就不要再质疑。你们的峡湾处在半岛北部,而卑尔根却在南部。卑尔根的人们更容易抵达不列颠岛,而我们,可要花些时日。相信我,我们奔着西南方向,至少可以先找到一些岛屿,顺着岛屿自然能找到目的地。”
比勇尼还能怎么说?他只能表示支持。
持续的航行,船队的士气一直在衰减。唯一让大家提起兴致的,是带着渔网的人们成功捞到了一批鲱鱼。
他们从不排斥生吃鲱鱼,鱼肉到来了能量,亦是带来了重要的淡水。
相比之以往的航行,由于留里克对后勤的重视,整个船队绝对不缺乏淡水,食物方面由于可以直接捞到鱼获,也就不必担心。
航行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留里克坚信着自己一直走在正确的航行。
其实呢?他的航线的确非常正确。
留里克以太阳为导航,他故意带着船队想着西南方航行,如若单纯是这样,他的航线就发生了致命的偏斜。
重生之鲤游记
然大西洋暖流创造了航海奇迹!
暖流沿着板块走向直奔北极,便在靠近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处形成了大量旋转涡流。洋流整体的流速是缓慢,那些涡流带着整个船队缓速偏向欧洲大陆,客观上正不停地修正留里克的偏航。
就这样,持续的航行居然进行了长达十二天!
不知谁起了头,跟进的一条条长船,那些划桨的人终于憋不住了!
他们逐渐暂停了划桨,抄起手斧不停敲打盾牌,异常之举立刻惊到了休息中的留里克。
须臾,有水手跑到船长休息室。
“大人!那些人撂挑子了。”
“荒唐!”留里克起身,比勇尼与弗洛基急忙跟进。
三人跑到船尾楼,只见后续船队全都停止前进了。
抱着栏杆的留里克,望着这群怠惰者气得直跺脚:“该死!我们命令距离成功一步之遥,这群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我看他们是受不了了。”
留里克猛地瞪向比勇尼:“你的家族出兵最多,莫非他们也背叛你这个统帅了?”
“不!一定有奸人挑拨。我们必须折返回去。”
“也好。”
水手快速操纵缆绳,阿芙洛拉号当着后续怠惰的一千人的面,表演了一记夸张的急速转弯,接着势如破竹地借助南风,船艏踏起大浪,如海怪一般扑向船队。
那些人赶到了强烈的恐惧,他们又开始划桨,尽是为了避免被撞沉。
但留里克只是有意威慑他们,大船就在停滞的船团周围转了一圈。
留里克摘下帽子,站在船艏楼持剑指着长船上的人们。
“你们为什么懈怠?”
庶女毒妃 洛神
此刻,已经有人在嚷嚷了,随着越来越多嗷嗷大叫,留里克值得命令扭力弹弓对海发射。
弹丸击打出的浪花让人们纷纷冷静下来。
“我知道你们怎么想!”留里克扯着已经有些变声的嗓子怒吼:“你们害怕远航!你们甚至开始质疑我!我明明是要带着你们获得胜利,获得巨大的财富,你们居然在质疑我!你们没有畏惧敌人,居然畏惧大海。”
想着没有扩音喇叭来一个广域广博,自己的发言终究是缺乏穿透力,留里克又换了一番口气。
“喂!各家族首领!你们都跟着我上大船,我们好好研究一下……”
留里克实在没工夫和普通的战士废话,他相信这群庶民就是缺乏主见,现在打起退堂的想必也是个别的家族首领,所以,要争取这些首领支持,这场突然的哗变也就阻止了。
那些首领们心思五花八门,合计十一人刚刚上船,一下子就被武装人员控制住。
对于这些人,留里克不打算来什么温柔的劝说。
他就是站在高处,望着中心甲板的人们勒令:“我不管你们怎么想,我要持续航行。在发现陆地之前,你们这些人就不要下我的大船。”
这不是扣留是什么?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他们呲着牙纷纷往着站在留里克身边的比勇尼投来怒气目光。
有人嚷嚷道:“比勇尼,你们在干什么?你不是首领,不能这么对我们。”
“但是留里克,是我们的统帅!你们在质疑他,就是有罪。”
“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人继续嚷嚷,“兄弟们受不了无聊的航行,我们十多天以来除了捞到一些鱼,得到了什么?我们走在一条不归路上,罗斯的留里克!你在拿我们的命开玩笑!”
“斯诺拉松德(说话之人)!”比勇尼大手指着,“我劝你尊重我的留里克兄弟。”
“这不公平!很多兄弟已经不想走了,你要听取兄弟们的意见。是走还是撤,我们要进行表决!”
听着这番废话,留里克猛地使劲,一颗臼齿硬是被咬掉。须臾,处于下方中心甲板的人们,看到了留里克那流血的嘴。
縱意江湖不為妃
仿佛一个小恶魔露出了血盆之嘴?
我的火辣女總裁 壹別壹生
留里克伸手扣掉自己的沾血乳牙,此刻的他已经顾不得什么痛感。
他痛斥:“这是大海!大海之上有海洋的法则!收起你们的那一套Nordic(北欧民众议会),我们要施行一场跨海远征,你们居然要和统帅讲条件。看来,我要斩杀几个叛徒!”
“不行!就是不行!规矩不能破!”斯诺拉松德仍然叫嚣。
现在的留里克已经非常相信,哗变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家伙。
然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留里克的意料。
一刹那,比勇尼抄起自己视若珍宝的钢臂十字弓,他迅速将之端起来,对着目标扣动扳机。
爾國臨格 黃易
转瞬间人们都看到那最是叫嚣的斯诺拉松德,其人的脑门上多了一支很粗的箭矢之尾翼。喧嚣之人闭上了嘴巴,瞪着眼睛重重倒在地上。
“你在做什么?你疯了!那是你的巴尔默克族人!”大吃一惊的留里克使劲敲打比勇尼。
然比勇尼比谁都冷静。
在所有人震惊之际,比勇尼一本正经地高举十字弓:“这就是Havdic(海上的规则)!我们要的是一场胜利的远征,而不是懦弱的退回去。我们要让故乡的人们看着我们满载而归,而不是成为他们唾骂的懦夫。”
此刻,就连弗洛基这个小光头也站了出来,对着各家族首领喊道:“想象我们这些日子,大海不曾狂暴!那些献出自己生命的兄弟,是他们向神讨要了我们现在的安宁。如果你们返航,必会遭到神的责罚,巨浪和海怪会把你们吃掉!”
留里克看着比勇尼兄弟俩,心想着这一大一小两个秃头,真是天生的猛人。
“比勇尼,你也太狠了,杀起自己人如此不留情?我以前怎么没察觉你这么狠……”心里话憋在心中,留里克轻轻推开二人,此刻的他已经不想废话。
面对剩下的首领,留里克只有一个安排:“继续跟我们走,再敢有轻言撤退者,杀死!”
看看现在的情况吧。中心甲板的人们瞬间又成了远征的坚定拥趸。
留里克真是不得不承认,军心涣散之际斩杀一批闹得最欢的逃兵,甚至连什么十一抽杀都不必,就能震慑其他人。
扪心自问,留里克并不想因为这个原因亲自处决一个打退堂鼓的首领,虽说两个部族是联盟,他不知道这样做后是否会给自己在盟友部族带来不利影响。
此乃“黑活”,好在比勇尼帮自己干净利落地干了。
留里克难以说得上什么感谢,他是真的看得出比勇尼此人的抱负——比勇尼要做巴尔默克最有权势的独裁大王!
想来这种事也是顺理成章的,留里克不觉得稀奇。一个近两万人的部族仍然一盘散沙,在这纷繁的世界不是找死吗?他们想生存下去,必须向一个王国转化。至于谁是国王嘛,留里克可不希望是比勇尼,至少以后不是他。
各个首领都被安排在船舱里,他们被没收了个人武器,实质遭遇了软禁。他们也不敢有什么谩骂,生怕自己再被处决,最后落得一个叛徒的骂名,在部族里永世传播。叛徒嘛,自然无法说服家族部众,家族会还不犹豫选出另一个人担任族长。
而其余的长船,上面的千名战士还能怎么做?一艘艘长船继续紧跟着持续航行的阿芙洛拉号,一番风波快速被摆平。
但对于广大的战士,他们仍不知道前路如何。他们唯一知道的是,任何的撤退行为都是可耻的背叛,那艘大船会毫不犹豫展开讨伐。
不仅仅如此,弗洛基人是小,他的那套“神的恩惠与责罚”的理论迅速传播开来。这下子人们要进一步担忧逃跑的代价,即就算躲过了统帅的制裁,最后也会被奥丁指示的海怪制裁。
他们,只能去做勇者。
而奇妙的事情就在第二天发生。
一切竟如留里克说的那样,有一种可悲可恨,就是在距离成功一步之遥,因胆怯可耻的撤退了。
新的一天,船队持续航行的地十四天,迄今为止人们再无从见到大海上的另一艘渔船,然而今日上午奇景发生。
趴在桅杆上的水手看到了海面上漂浮的船只,好消息顿时惊骇了所有萎靡之人。
那绝对是渔船!而渔船只能意味着一件事,它的母港就在附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